隨著時間的累積,不但沒有消退,反而因為時間更加久遠導致的不真實感漸增,但是自己曾經經歷並且記存在記憶裡的卻無疑是真實的。那些感受文字難以傳達,也許唯有當正巧類似的時刻,方能明白曾經從其他旅人聽來的感受為何。

從吐魯番前往敦煌的路上,我被火車列車員搖醒準備下車。神志恍惚的打理行李後,腦筋一片空白的坐在凌晨四點行走在絲路沙漠上的火車裡,看著窗外銀白色月光灑在沙漠上。車內一片寂靜,偶有酣聲,一片漆黑,除了車廂之間的小燈,以及窗外月光。醒松的眼睛餘光看見鐵軌旁反射微弱光亮,想是寒夜殘雪吧。

孤旅的感覺很難那樣強烈了吧?正身處遙遠的他方,正行走於陌生的土地,正經歷一段迥異於日常的時間。

因為實在太難傳達,同時也太貪戀那股神秘感受,所以出走的念頭,把自己投入到世界中的渴望,永難斷絕。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