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

第一天抵達時,我和來自紐約州的女生以及澳洲男生就聊了起來,澳洲男生跟我頗為投緣,聊到半夜。可惜隔天他就離開了,紐約女生隔天下午也離開,來不及多談。跟我約同時抵達的是華裔英國人Tim以及韓裔美國人,來自加州的Nick,以及同樣來自美國的Lee以及Chris。

Tour Club的一樓是公共空間,雖然空間不大,但是設施一應俱全。包含了簡易流理台、上有烤箱微波爐,以及冰箱,旁邊桌子可以容納約六人,以及一間和室。每天晚上大家都會拿著各自的東西坐到位置上,寫日記,打電腦,喝茶,喝咖啡,吃微波便當,這是住背包客旅館最棒的事情。當然語言還是一個問題,比方說來當Tim他們聊天時會用許多片語以及流行語,我便不明白,但是若是彼此共通話題時,一方面詞彙自己比較熟,二方面大家會自然而然的用共通詞彙來溝通。所以不成問題。

「溝通」意味著傳達訊息,我認為會住到便宜背包客旅館的人,先天上就具備了想要交流的心,我知道每個國家都有形形色色的人,但那種機機歪歪的人,我想是不大會住到這裡的,因此,來到這裡,不用太擔心語言的問題。有太多經驗告訴我,只要有顆想溝通的心,語言絕對不是障礙。這一點我真心想給朋友們參考,因為當我和別人聊起旅行時,最常被問到的就是語言障礙。在我看來,都是自己給自己下障礙,而錯失了和各國朋友交流的機會,住背包客旅館卻不多認識朋友,這是最大的損失。

每天晚上Tim他們都去bar喝酒,Tim也都約我,但我卻都婉拒。不是不愛,而是那頗耗體力。然而,隔天Nick就要回去了,再不去就不夠意思了。這一晚就我們三人跑去喝酒。

每天都跑到火車站搭車,午夜時分的車站反而感覺很新鮮。店家都打烊了,有些鐵捲門拉起,我們花了一番時間才找到到後站的路。

一開始Nick聊了海洛因、磕藥等等…..幹當事者的描述果然超high超生動的…不過說完了那個爽翻天的感覺後,就開始講那些磕完藥之種種副作用以及所見所聞之失態行為,也包括了極為具體的觀察。”when you see a hot girl with a fucking ugly guy in xxx? street, she is a druggy and he sells her.”在聽的一段精采萬分的描述後最後他說 fortunately I quit, it’s too expensive, it would destroy you, everything.

後來還有很多,但就此省略….就是聊妹…..等等的。包括他們前兩晚去泡另一個bar主動向他們搭訕的日本妹….

喝到微醺後要續拖,但是bar推薦我們去的其實是有點像日式居酒屋的地方,不是美式的酒吧。我們便略為搖晃的回去了。午夜的京都火車站漫多流浪漢聚集睡覺的。

這幾天遇到來自加州的美國人說話都有一種調調,我想一般人可能會覺得他們酷酷的說話方式難以親近,可是其實都是很和善的啦。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