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福寺外鴨川沿岸櫻木花道是本次驚喜

2.
悠閒著坐著拍照發呆,起身離去。翻開地圖,往東福寺走去。

京都的街道走起來真舒服,會不會是因為我運氣好,此時遊客銳減,我才得以悠閒呢?還是我本身就喜歡往街井巷弄鑽,走過尋常人家,寧願錯過那些「非去不可」,也要尋得輕鬆自在呢?

我沿著東寺通直到鴨川,準備往南走上九条通的跨河橋。這時大驚喜的發現這裡的沿岸植了整排的櫻花樹,雖還不到滿開,但大約七成已達到些許落英繽紛的程度。而這條步道緊鄰住宅區,靠近橋那頭還掛了人家的棉被正曬著。一樣是鴨川,若往北邊,跨越鐵道,到達四條河原町、祇園一帶,由於靠近諸多名所,想必人潮一定遠多於此吧。這裡幾乎空無一人!我在這邊超緩慢行進,甚至坐了下來看著河看著橋,看著奈良電鐵列車橫橋而過,竟然只遇到了:一位女士,一位先生,以及騎著自行車的兩人,沿著河岸馳過。

鄰近東福寺的鴨川是本次京都最驚喜的一小段櫻木花道。


步入東福寺院區,這是一大塊坐落著大小四寺院的地方。我隨意瞥見了一旁的小院同聚院,說是供奉著一尊國寶級文物,採坐姿之不動明王。

這只是一座小堂,規模等同於大戶人家院內獨立的小廟。站在堂外就可以看見橫坐在內的神像。看了看還是想要更近一些觀賞,便付了一百元給旁邊小亭,原本在堂內做些簡單清理的阿姨親切的道了謝,似乎有些驚訝,因為進來這座小院的人本就稀少,付了錢只為登堂入室的更是罕見。堂外和神像距離也才不過五六尺而已。

安靜的跪坐下來,端視著明王的怒容,整個心情更是紓緩下來。踩坐姿的明王高約三公尺,雖怒目而視,但居此小廟,又獨我一人,反而有種日常的莊嚴,並不感震攝,相比東寺講堂內的五大明王的威嚇震攝之氣又是不同

呆耗了許久,起身離去。站在明王前雙手合什參拜默禱,其實什麼也沒想。雙目低垂,緩緩吐氣,頭,頸,肩自然而然的鬆沉下來,胸、腹、髖、腿、脛、足也逐一放鬆。這一口氣竟然既既遠且長,久久才止,此時緩緩開始吸氣,氣從鼻口而入,到達胸腔,再下腹部,以至丹田,一口氣不斷下沉累積,再逐地流往四肢流淌,這口氣雖然流量微小,卻感到源源不絕,直往丹田累積。越到後來,氣流越是細微,越是順著丹田而至四枝而至手指腳趾,充塞身體每一個角落。睜開眼,神清氣爽通體舒暢,僅僅一次吐納,彷彿濁氣盡排,取而代之的是山林寺院神靈之氣。練武術時,十之未必有一可以掌握此氣,通常是外功已練的精疲力盡,身體想繃緊也不行時,才掌握到幾次法門。今天在不動明王像前卻無意的掌握了這樣一口。武士們隱居山林,深居簡出,在古廟古寺兼練修身養性之道,此次的確是感悟到了其養氣練氣的道理所在。在都市生活要練氣固無不可,只是外在的喧囂總是容易氣流紊亂,使氣難以匯聚。


我沒有買票去看方丈庭園以及通天橋,在院內隨意走走,便離開北行,跨越鐵道,往洛東的三十三間堂前進。

看完也累的差不多了,沿著七条通往西邊走,緩緩走回tour club。

ps:後來據聞東福寺通天橋的秋楓極為有名,希望有天可以一賭風采。






















東福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