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御苑

04/05
往北到鴨川神社以及上賀茂神社,雖然天氣好到不行,不知何故今天心情不對。或許是因為櫻花逐漸進入盛開,人潮增多,對於嘈雜感到厭倦吧。

旅舍朋友說京都御苑的櫻花盛開了,跑去瞧瞧。櫻花的確盛開無比,尤其是北側兒童遊園處,櫻花雖美,但這裡的賞櫻趣在於闔家同遊,如同前幾天我和Azu和Fumi到嵐山那樣的氣氛,只是那天天氣還是偏冷,櫻花也不到盛開。而今天我可能還停留在昨天信步洛南,獨賞櫻花的情緒當中吧。

但是今天晚上的客廳氣氛則非常好。我買了啤酒回到旅舍,準備和以色列情侶Orem和Yifat,以及荷蘭女生Anais分享。昨晚Anais將最後一罐啤酒一同share,今天理應回饋。(其實冰箱裡總是放著罐裝啤酒,都是擺著要分人喝的)。

Anais經常低頭寫日記,她說要是沒記下,很多事情就會忘記。我和她有不少共通話題,尤其當像ghost in the shell這種cult的片名一出,「是同一掛的!」的瞬間表情便說明了一切。聊攻殼機動隊必然聊到哲學。

Idealism,這裡說的不是柏拉圖的觀念論,而是英國柏克萊主教的惟心論,”to be is to be perceived”,實在來自於內心,如同電影The matrix中全都做著一樣的夢境的眾人,打從心裡相信這場夢境就是實在……即使從藝術面來看,電影中段串場的音樂以及過場,獨立出來也都是傑作。第二集innocence中,是用了台灣的廟宇跟八家將,背景音樂則帶有日本能樂風格但是神采超凡的傀儡謠…….聊到此處,Anais馬上youtube出了這段音樂,放了出來。

由於她要前往東京,所以我分享了2008年的河口湖經驗,她一看照片幾乎是跳了起來的說”that’s what I’m looking for, I want to go this kind of place in Japan”。我們喜好類似,喜歡規劃一天五到七小時左右的健行,且帶有自然風光,而河口湖以富士山為背景,更是帶有日本獨特性的自然美景所在。

要如何形容這種心情呢?你喜歡一個地方,且偶遇了也喜歡這類地方的人,然後她當下就開始擬定計畫,準備前往。她是這麼酷這麼自由的人,而你影響了她的計畫。你會感覺到屬於背包客界特有的灑脫自由,在這裡被自然的實踐。

我很樂意分享所有我知道的資訊,Anais也很高興的分享我她在紐西蘭健行的經驗,她把筆電轉向我,分享紐西蘭健行的照片。那果真是壯觀無比,征服人心的自然景觀!湊著聊了好一陣子。內心便又種下了旅行的種子,有朝一日將會前往。


稍晚,伊朗裔法國人Ali抵達,坐到客廳來加入大家的聊天。當我知道也是穆斯林的他也去了中亞之後,話題引爆……說起了喀什的EID,說起了撒馬爾罕,布哈拉,以及那些美好記憶。Ali是很好的人,他也分享了許多很棒的地方,雖然他的有些建議我很存疑,他說阿富汗很安全…….跟許多國家一樣,不去危險的區域就好。我知道阿富汗固然民風淳樸,但是塔利班政權在前往巴揚大佛必經公路上綁架外國人殺害之的新聞時有所聞,Ali卻說那條路沒問題。我想他是忘了他的臉孔跟我差異有多大了吧……說起中亞,真是美好記憶。想起前幾天和也是來自台灣的元君聊起時,她說:「看你說的情緒都上來了!」

Ali來日本參加一場齒顎矯正的醫學研討會,順便短期遊覽京都。牙齒美觀真的是年輕人關心的話題之一咧,桌上每人都開始傾聽。(但是我看他們牙齒都很整齊啊……)當我說我去年也才把矯正器拿掉時,眾人轉而聽我分享經驗。我說以前的我的牙齒 ”looks like something explode in my month…all chaos”同桌的來自南非的Mayibuya跟我不約而同地用手勢逗趣的表達了那個慘狀……Ali繼續說了幾個專業意見,提到了手術,我繼續接著”yes I know that, I also had a surgery because my tooth problem came from my jaw”,引發眾人更加好奇。由於台灣在這個領域可謂權威,未來會執業的Ali展現了高度興趣,和我討論了幾個地方。Anais看著我說”it’s hard to imagine your face before the surgery”,言下之意應該是說現在的齒顎整齊吧!(暗爽)不過當我說youtube上看到的影片之血腥時,大家紛紛面露恐懼,”I watched that before, og my god!!!” Mayibuya的生動表情,真是跟我有的配。”of course I watched the video after my surgery.”我說。

我出外抽了根煙,正好遇見住樓上的其他台灣人回來,我和他們聊了幾句,我說何不一起進來聊天呢?不過他們累了,便先回房休息。我重新回到桌上,加入話局。Mayibuya在日本教授英文,因此,他的發音以及詞彙會自然而然的調整,不難理解。前幾晚遇見的奧地利阿姨也是如此,我和她以及來自泰國的Gin那天晚上也聊的非常盡興。不過,當他們彼此交談時,由於會用到片語以及流行語,大概十個話題我只能聽懂六成。尤其是我感陌生的話題,使用了陌生的辭彙時。我的英語比上次更進步了些,但還不夠好,我總說,希望大家隨時糾正我的發音以及用字,我會很感激。雖然每次這樣講,眾人都會回”no11 your English is pretty good!”。這樣的恭維總令我汗顏,但我會視之為繼續成長的動力,以達到他們所以為的我的程度……

低頭寫日記的Anais突然抬起頭說,”I am just writing about you Henry, a Taiwanese who speak fantastic English!”,並且說請我寫下我的中文名字吧,最好包括發音。我便把中文名字以及對應的英文拼音寫在她的日誌裡。命名來自祖魯語的Mayibuya也獲邀留言其中。對於自己成為她人記憶的一小片段,我感到非常高興。

不過關於英語,我卻回應說:
”No, mostly I just pretend I understand, actually I have no idea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眾人哄堂大笑。


京都御苑兒童遊園已經滿開












京都御苑閑院官邸舊址









旅舍外小巷子處處有小美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