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6

原本以為這天晚上比較冷清些,結果更晚時候又變的熱鬧異常。也是來自台灣的婉婷等六人也下來喝Sake,都住那麼多天怎麼能不喝就走呢?一對來自南非的老太太老先生也下來一起聊天。(後來才知道是Mayibuya的雙親),我點了棒球場打架影片,運動比賽就是要比氣勢的啊!看我一副high模樣,正在寫日記的Anais露出一副「唉~男生~」的笑容,然後低頭繼續寫日記。

但是後來聊到足球時,她很high的說到去年南非世界盃的事情。最後的決賽,荷蘭敗給西班牙之後,她說她整個人被抽空似的,帶著她的狗,走在空虛的阿姆斯特丹街道。最後她不忘略顯忿忿不平的抱怨西班牙陣容之過於「華麗」……所以說,明明其實也個high咖嘛……Mayibuya也不忘問問她對神算章魚保羅哥的看法,當下落了個白眼以對。

和Mayibuya聊到南非很盛行的板球,不知道怎樣又聊到武術,Mayibuya學過柔道以及巴西柔術,我這激動魔人又要high起來了,當場站起來旁邊試了幾招。黑人普遍手腳較長,真是先天上的優勢啊!客廳空間不大,搞的有夠吵的……

將近十二點,大家陸續就寢後,也是台灣人的阿秀才回來,聊了一會兒,Tim也回來。他今天去了廣島一趟。聽他的描述,真是非常不錯的地方。其實在關西有不少從廣島過來的旅人,此次聽他描述,很是心動。看了他拍的照片,便決定隔天前往廣島一遊。在這之前,原本是想花一天去北方宮津天橋立看看,JR特急需要兩小時車程,但也沒打定主意,現在則是因為幾張照片,就決定搭新幹線去廣島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