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

一早便和Mark道別。雖然當下總有些依依不捨,但是若是有緣,他日總會再相見的。也許他有天到台灣,或者有天我去舊金山吧。有緣總是會在相遇的。

昨晚喝的多,今日仍然宿醉。抱著略為昏脹的頭去了稻荷神社。明天就要飛回台灣,今天已經全無計畫了。

接著又再去了嵐山一趟,是第三次去了。櫻花以近全開。第二次進去天龍寺,想拍幾張照片,因為前次進去時相機正好沒電。然而感覺卻和前次完全不同,或者該說是沒有感覺。人與寺廟與感覺三者同時遇到還是得隨緣。雖然櫻花已經滿開,雖然我知道外國觀光客已經減少許多,但今天這個好天氣的週末,人潮仍然達到了擁擠的地步。我感覺煩躁,只想趕快離開。之後再去了哲學之道,跟兩週前截然不同,也是接近滿開的盛狀,但是遊人眾多,行走不易,拍照很難不照到旁人。其實照到人並不打緊,人也是風景的一部分。重點在於現在這些路人有正調整位置角度細心拍照,有正搔首弄姿被拍照,或因為不知道正在鏡中,自在表情姿態與景色不甚協和。雖說名為賞櫻,動辭與受辭缺一不可,但就我而言,賞的心情還是比較重要的。兩週前來哲學之道也是傍晚時分,雖然那時櫻花未開,卻心情閒適,享受冷清。不過,銀閣寺還是關門了,我又撲了個空,但坦白說我也沒有心情進去人擠人。

關於櫻花,我抵達的第一天,櫻花多是含苞待放,零星幾株搶先盛開。兩週後,我離開前一天,所有名所的櫻花幾乎滿開。說來我是在最好的時機抵達,得以全程看著櫻花從初綻到瘋狂。

但其實我最美好的時刻是在大約開五六成的時候,因為此時遊客稀少,而櫻花以足以成氣候。我去哲學之道,二条城,清水寺時,還擔心著等不等得到櫻花開放;到北野天滿宮,平野神社,嵐山公園,天龍寺,櫻花乍現,我開始期待;後來再去東寺,鴨川洛南段的河岸,看到的櫻花已經達到七成而又最是遊人稀少得以悠閒賞櫻,可說是此次賞櫻最棒的時候;另外像是常寂光寺,清涼寺,奈良若草山上山步道,以及我路過的梅小路公園,以及許多路邊的小遊園地等等,雖然櫻花數量不多,即使滿開也不若其他名所般驚天動地,但由於遊人較少,反而因為獨占賞櫻之趣而質量上升。最後去的京都御院,奈良冰室神社,廣島和平公園,又一次的嵐山、天龍寺以及哲學之道,雖然櫻花滿開,落英繽紛,但是駢肩雜遝,賞趣盡失,反而對櫻花沒有感覺了。原本還想再去一次二条城,清水寺看看,也失了興致。但我想若是非週末去,外國遊客稀少,本國遊人上班,想必也會很棒吧。最特別的當屬第二次去嵐山,因為和朋友一起而別有賞趣;以及在宮島雨中散步,雨中的櫻花。

後來看看網路上其他人的描述,大約一週後,櫻花便已開始凋零了,花期這麼短暫,能夠遇見花開已經運氣很好,也該知足。

根據來自新加坡朋友去年的經驗描述,櫻花盛開之人潮洶湧,到了難以想像的可怕地步。我想若是那樣,我必定會調整我的策略,每日極早跟極晚前去賞櫻,以避開人潮吧。

六點半回到京都火車站和Azu和Fumi碰頭吃飯,然後又跑去居酒屋吃吃喝喝。我和Azu第三次見面,和Fumi第二次見面,現在也都很熟了,吃的很開心聊的很盡興。後來他們陪我走回hostel,便擁抱道別了。這次來京都也是因為朋友而起的,也多認識了一位日本朋友。「三個人約定下次在台灣相遇吧」Azu這麼說。

進到hostel和Clay以及Philip,以及Clay的父親聊了一下,便散場了,這時已經將近午夜。今天Hostel冷清不少,和前幾天的熱鬧氣氛,差距甚大。到後來只剩我一人獨自上網著。依稀只記得,一樓剩下我,兩個日本人,Philip,以及一個台灣女生,和兩個墨西哥人。都沒有太多交流。

我回到房間,小心翼翼的輕聲打包行李,在這邊住了十幾天,東西超亂的。

Mark and me


稻荷神社










天龍寺






嵐山公園,渡月橋






哲學之道滿開櫻花和兩週前完全不同














事後才知道這裡是蹴上鐵道,也是賞櫻名所(原本只是要去搭地鐵而路過,覺得蠻不錯的)





Azu, Fumi and me in Isakaya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