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就是秉持著信念,帶著驕傲的心情讓人去美國唸書,追求自我實現。

一年沒見面。聖誕節/農曆年要飛過去,還被對方勸阻,"come on~everything is cool!""省錢去買房子比較重要啦!"

我說"其實遠在他方互相取暖,這是人性!你也不用對我交代太多,自己把一切handle好就好。"

但其實還是一點也不cool的沒把事情handle好,我暑假飛過去被冷言冷語對待最後還被說傷人的話。


但是我發現,如果你不預先採取被害者委屈之姿用受傷者的悲傷語調情緒性的談論事情的始末,
你便會被認為是冷血無情甩人的一方。非常的莫名其妙.......

明明被嚴重傷害的是我吧?
難道因為我極力控制好一切所表現出來的外在是如此,
人便覺得我是無情而錯誤的嗎?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