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部分時間像個無神論者,但我又認為這種懷疑恰恰是對(假設存在的)「神」的尊敬。唯一能確定就是自己這份自覺意識,不管神存在與否,我認為都該從這層自我意識出發而探索,意即,神來自內心,來自靈魂。主體性的確立總是第一步,也總是確定足以自豪的。

「說人生來注定受苦,或世界就一片荒莫,都過於誇張了,而災難也並不都落到你身上,感謝生活,這種感嘆如同感謝我主,問題是你主是誰?命運,偶然性?你恐怕應該感謝的是對這自我的這種意識,對於自身存在的這種醒悟,才能從困境和苦惱中自拔。」--高行健。

不約而同的說了類似的話,同樣有感知性的人多半都有些類似的體悟吧!差別僅在於選擇不同。在這裡看到了共鳴。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