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決定去旅行,並且付諸行動,之困難,說穿了,就像任何生活中會遇到的其他困難一樣,關鍵還是在於意志力。

一旦跨越意志力軟弱與堅強的藩籬,迎接而來的便是另一個更廣大的世界。一次次的跨越邊境,便是因為自那第一次的從圈地出走之後,我們已經深刻的明白,總是有更多的世界在邊界的另一頭等待著。

關鍵在於第一次的出走是否成功了。

2.
那些獨自默默的走了很遠很多路的人,氣質明顯的與人不同。有種自然的灑脫,卻又帶有謙和的自信,既不誇耀已經走過的路途,也不奢言即將前往的異域,你的期盼他的故事落了空,正當失望離去,他卻接了你無意隨口說說的話頭,起了興致說起些瑣碎的東西,慢慢的終於你感受到這些瑣碎,是生活難以發生,或者容易忽略的細節,放置在不同的時空而被敏銳的重新感受,而重新認識了一次記憶。

3.
記憶總在日常的消磨與重複的無聊被摩蝕,然而不如此,恐怕會太容易被感傷的情感吞沒。除非我們難得沉澱了心情,看了場電影,讀了本書,才讓這些東西有了出口,藉由眼淚和歡笑得到緩解。

但是,莫名來由的不滿,隨著時光荏苒而累積,終有一天突然認清,再這樣下去真是不行,再這樣下去,一定還是會被僵化成機器人的。那麼,若是過去曾有顆旅行種子還留在心裡,這時的衝動就是最好的養分,從生活出走,跨越邊界的偉大行為,總是發生在這樣的時刻。

有一天突然回頭看看走過的足跡,更往前再看看留在藩籬內的過去,驕傲的心情油然而生,因為認知到一種蛻變的過程,意識到自己的變化,這些足跡,以及足跡連接到的此刻的自己,是自己選擇而成為的自己,是自由意志的產物。意識到這樣的事情,任何一個人類都會感到驕傲。

4.
人類之所以有靈,在於能夠意識時間。當意識到過去的時空,曾存在著與自己從裡到外看似一模一樣的自己,我們感到奇異。我們意識到自己的存在。

把時間換成空間。旅行是件把我們投入到空間的異處的動作。

我們到了一個完全不熟系的地方。這個事情,真的存在嗎?這樣的時刻,我們由然而生一股奇異玄妙的感受,覺得那似乎是另一個自己,又認為那畢竟還是自己,於是我們覺察到自我的分裂與統合。

把自己異化出來,同時卻又試圖統合回來,不管這樣的舉動是否達到圓滿,我們至少都該承認,我們覺察到了自己的存在,自我從是從環境獨立出來,與世界不一樣的存在。這樣的玄妙感受,伴隨著痛苦的孤獨,帶來精神上的滿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stein 的頭像
milstein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