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尊心強,不肯輕易妥協,不願意討好他人,不願意虛偽……這樣的自己,想當然爾的越來越和眾人疏離。我所說的疏離,並不一定指空間上,而是即使身處群體之中仍難以暫時忘記的,強烈的疏離感。

我不大能明白歸屬的感覺,但我是羨慕那種能全心奉獻給某個信念的人的。然而,有個難以覺察的微妙差異,卻可將看似全心奉獻自我給某個信念的人分成截然不同的兩類,其中一類我不但不羨慕,還很鄙夷。那就是信仰與迷信的差異。

未經檢視就輕易隨便的相信,這種人最容易放大他們以為的信仰,並且用冠冕堂皇的說詞,激動狂熱的態度,去強迫他人,甚至迫害他人。這樣的行為一經檢視,往往是矛盾於他們所信奉的信念,也就是說,他們正在冒瀆他們信仰的東西,這又有何說服力呢?

2.
抱著不為人理解的孤獨而死去?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我應該保持著樂觀的精神,相信總是有人理解自己。的確,目前看來,週遭沒人了解自己,但以為就會這樣下去,未免也太自大了。而且這種想法會掉入理解/不理解二分法的陷阱之中。事實上,理解的程度是類比的,自己對自己的理解恐怕都不到百分之百,他人對自己的理解,要是有到百分之五十一,就已經是種福分。而人往往會去看那不了解自己的百分之四十九,就嚷嚷著沒人理解自己,自以為孤獨。

3.
「你這些照片好漂亮!是用什麼相機拍的啊?」
「用消費型DC隨手拍的啊!」
「.....................」
(卡住)
(好的DSLR才有好照片)

「你的照片好漂亮.........是你拍的嗎?」
「要不然咧?」
「....................」
(卡住)
(好看的照片可能不是我拍的)

其實很多人都沒發現自己的話帶有某些偏差的前提,也就不能意識到給對方的觀感。沒能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就會輕易的說出笨話。

4.
有的人好怪,講話作事不夠大方,有種彆扭,真是令人渾身不對勁。要是男生這樣,真是會想巴頭。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