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瀟灑的感覺,會在獨自旅行一段時間過後產生。雖然說有種自以為是的味道,但是在同樣也孤旅一段時間的他人身上也看的到這樣的氣質,這使自己更多份信心,相信自己也成為這樣的人。

因為隨著旅程的拉長,必然要時時在暫時停留的定點計劃下一步,甚至到了車站,出了機場,才開始忖度方位與去向。要是才剛剛啟程,不管事前做了多少計畫,當下難免有些慌張。而現在卻是隨遇而安,「反正總是有方法的」的念頭一旦安了,表現於外的便是種瀟灑的氣質。

2.
在日常的生活,自然而然與週遭的人群疏遠。我不是很在意這樣的事情。然而,我並不是那種人,刻意把自己丟進空曠的地方,自欺欺人自己的孤獨使自己特別,而刻意躲開人群。相反的,我其實喜歡與人分享各種事情。然而之所以看似疏離,是因為內心裡有一條不會妥協的想法:我不想要迎合人群而討論我沒興趣的事情。偶爾會有悲觀的想法,覺得將遇不到可以聊的朋友,而繼續孤獨下去。孤獨是件痛苦的事情。

3.
孤獨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卻又不想妥協什麼。戴上面具假裝自己有興趣,從眾人身上攫取快樂,我無法不懷疑這份快樂的虛假。愛什麼與不愛什麼,甚至討厭,恨些什麼,至少這一點,我們應該內心裡對自己誠實。用不著勉強自己加入沒興趣的話題。於是,雖然總是踽踽獨行,內心的坦率感讓孤獨的痛苦稍稍緩解。更何況,自己喜歡的那些東西,帶來深沉的感動,有別於浮表的群樂,使自己感到更踏實的喜悅。

4.
過去與現在的自己,有些東西是徹底斷絕割裂的了。比方說衝動激烈不顧後果的愛情,覺得像是他人般的陌生,而不像是自己曾經有過的東西。日記上的文字彷彿出自別人,而我置身事外的看著,表情木然。

也許我過分自我保護了吧。儘管我要抗議「但是受過的傷太重太深」,卻變成無力的狡辯,而且落人口實,「所以你還是被過去所羈絆嘛」。我猛然合上日記本,突然很想抓回那個可愛的自己,有些愚蠢,過分天真,大起大落,單純而直接,不顧後果,甚至帶點自私,只為了一股腦將心中的情感宣洩而出。我曾經是那樣瘋狂的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