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iss you

如此單純簡單的念頭,仍然這樣直接的浮現在已非少年的我心頭。我再次確定了我關於愛情的人格特質,不因為時間而改變。這使我感到高興,能夠在這無常的世界裡,覺察到至少一項永恆的本質,這是人生一大幸福。對於擁有虔誠的信仰,堅定的信念的人,我總感到羨幕與敬佩,原因便是在此。

無時不刻,每分每秒都被思念所佔據,這其實是地獄,我知道一場寫好的結局迎接著我,而我卻無法控制的一步步走向心碎的答案。明知如此卻無法控制,感性之不受理性掌控,此即為是人心造成的最大的痛楚。

前往山西的火車上哈爾濱大姐的眼神其實是在說這件事情:我不敢大聲表達出我的渴求,而用些看似睿智的大道理說服自己放手,故作漂亮姿態。我只不過是個懦夫,逃避到形而上的說詞,用以自欺欺人我本心的欲求。我以為我很cool的完成某次長途旅行,但回到愛情,原來我變的更加膽怯,不敢直言我的愛情。一切只為一場漂亮的告別,沉浸在自以為美好惆悵的回憶。

回憶如果被預先寫好,那還有什麼甜美的呢?必須是在充滿不確性的掙扎過程後,終於達致某個結局,塵埃落定,封塵往事,爾後想起的時候才會是豐富百感交集。假設一開始就設定一場落幕,那就是虛偽的將自己放置在劇本裡,捨棄了自己的意志與世界之間的激盪產生的可能性,變成固執的認為:「一定是如此」而執意往那結局走去。這便是對命運伏首稱臣的懦弱表現。

往純粹、完美(神)前進,是人的終極關懷;然而,努力的作一個真實的人,亦是一件不亞於追求神的偉大志業。這麼多年以來,是不是我變成一個看似理性的人之後,虛偽的過分壓抑自己的本心呢?愛一個人,不是出於客觀理由,也許別人眼中她不是最美,但主觀上愛就是愛了,並且變成最世界最美的人。思念無法控制像洪水般氾濫心田,自我被完全搗碎了,只有在看見她,思念她的時候才又拼湊回來。我實在是個脆弱不堪的人,原來在愛情裡我一點也沒有變。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