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騎瞎馬,走了幾步,沒有絆倒,以為上了陽關道,沾沾自喜,這是十分可怕而危險的事情。」

「我雖筆下是瞎馬行空,心眼卻不盲,心亦不花,知道自己的膚淺和幼稚,天賦努力都不可強求,盡其在我,便是心安。」


「偶爾的孤獨,在我個人來說,那是最最重視的。我心靈的全部從不對任何人開放,荷西可以進我心房裡看看、坐坐,甚至佔據一席;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角落,那是:『我的,我一個人的。』結婚也不應該改變這一角,也沒有必要非向另外一個人完完全全開放,任他隨時隨地地跑進去搗亂,那是我所不願的。」

「自由是多麼可貴的事,心靈的自由更是我們牢牢要把握住的;不然,有了愛情仍然是不夠的。」


《哭泣的駱駝》──三毛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