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強悍,總維持著一種樣態,將己身的遭遇娓娓道來,加以分析,並且做出對應的心態與行動。這樣的人,也許是堅強的,因為他正極力的控制一切,死守防線;也許他是最脆弱的,因為正是知道自己這麼脆弱,那份悲傷過於巨大,觸到了潰決的底線,因而不得不擠出最後的氣力,奮力一搏,以免那份情感潰堤,哀鴻遍野。

也就是說,這個看起來掌控一切大局的,像是談論別人的事情,甚至讓人感到有點驕傲的討厭的人,他正處在最最危急的狀態,心已經處於最險惡的絕境,在地獄的邊緣……看似的強悍是為了推掉廉價的憐憫,因為自尊心太強的緣故不肯示弱,孤獨的暗影已經壟罩了靈魂,剩下自己勉力的奮鬥。

「為什麼要逞強呢?」不禁要問。

「因為,即使是一時的慰藉,也會有離去的時候。仰賴那種東西的結果,會變成吸食毒品般,難以戒斷,而變成依賴他人的人,逐步的喪失主體性;與之相較,裝作堅強的承受這些反而輕鬆一點。

孤獨是最後剩下唯一確定的事實。


----
「未經檢視的人生不值得活」──蘇格拉底。

過去的記憶忘的七零八落,也就無法從中萃取並做價值判定,於是只有當下飄忽的情感,然後全然主觀的羅織例證,已支持預設好的結論。

「在一起有五年吧?」「八年!有這麼久?」

一切都越來越make sense。只活在當下的記憶隨著當下的情感而流的人;連「放棄了自尊」都要自欺欺人的人,我痛恨這樣的人,而我更痛恨的是這個人竟然是妳,比這更恨的卻是,被惡狠狠蹧蹋的我卻還是如此痛心疾首,我關乎的是妳的人生,妳為什麼還不能覺悟的憤怒的清醒於,自己這狗屁倒灶到爆的處境?

「沒救了」

當我也終於選擇要冷冷的說出這句話時,妳終於把最後一個身邊真正對此痛徹心肺的人也氣走了。

夜晚騎車騎到一半,停到路邊,拿下安全帽痛哭了起來。我似乎是在恨妳讓自己墮落至此,妳曾經是一個美麗、聰慧、自信的女人,且理應更好,這無關乎我與妳怎麼樣,而在於妳自己的選擇,自己的行動。但是根本不是這樣。想不到這段時間妳還在這中打轉,變成一個最當初最害怕成為的樣貌,妳問問自己的良心:妳喜歡這樣的自己嗎?喜歡這樣的生活嗎?跟這樣的人牽扯不清,還可悲的自欺欺人。說自己不是在當第三者。對於別人的逼問,還起了反抗而辯解。在這種時候,那個最最厲言質問妳的人,讓妳氣結的人,才是最愛妳的人。

而卻還能繼續的刺痛我傷害我,終至我只能說:「妳沒救了。」

稍早我突然的想起些事情,決定要搬離住了八年的房子,那份想法其實很簡單: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我對這棟房子雖有感情,但也還是到了得拆夥的時候。

我選擇往前走,再次的証明了自己的性格,這被妳說:「受夠妳的狗屁哲學」的性格。

「誠實的面對自己」,我只不過奉行的更加徹底罷了。

這一天便是如此,這麼簡單的一分為二,我續往前行了。

07/11/2011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