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處於情緒波動的低潮,也仍要正視這些負面的情緒,雖然這種時候會很想不開,但我並不逃避,不埋首裝做不知,而要正面的去讓自己被這種種痛苦肆虐,也要想破頭想到爆的把這一切理出頭緒,整出信念,並且使用它來盡力使自己得以繼續。因此,即使是處在最糾結混亂的情緒時,也仍是正面的,正面的面對負面的東西。那麼,當情緒波動回到平穩狀態,以及積極的陽光面時,將會散放出較之前更亮更熱的能量。

這個最近自我內省所發現的模式,解釋了我的人格特質。

08/08/2011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