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haik 6

也許後來我的喜好回歸簡約,但對我而言只是代表聆聽的心境的轉化,並無損於感染力過強的柴可夫斯基在我心中的一席之地。

柴可夫斯基的音樂是沉溺的,如果性格也帶有沉溺性的人便無法不愛。

第一樂章分成四個段落,一開始巴松管在低音提琴的烘托中低鳴登場,黯淡的起頭是柴可夫斯基先天對生命的悲觀反照,並發展成對命運的質疑;第二段弦樂帶出甜美無比的旋律,但帶有逃避現實的幻想色彩成分,甜美的背後有股揮之不去的哀傷;第三段開始於敲醒幻夢的鼓擊,緊接著銅管狂風驟雨撕碎以為的美好,在不可避免的激烈的痛擊之後,第二段的甜美旋律再次重現,但是有了第三段的激烈情感,像是沉痛但又悲憤的說出自己雖然悲觀自/溺,但對於美好仍然存有微薄的最後一絲幻想。

突然想起走在聖彼得堡街頭的回憶,累的坐在聖以薩克大教堂前廣場的長椅上打盹,醒來時天已經要黑了,太陽已經下山,我在漸沒入夜色的古城中漫遊,走過了幾個運河的拱橋,找到地鐵站,搭車回旅社。實在疲累的不得了,其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感受,只記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東歐風格的街道和兩旁的建築黝黑的輪廓。我將這段恍惚的記憶,和方才打著赤膊喝著啤酒呆呆聽著的音樂,腦子裡早就記的滾瓜爛熟的旋律,兩者合而為一。像是看著電影,自己就在其中,走在夜色中的聖彼得堡,然後鑽進地鐵站,搭電扶梯到深不見底的地洞,然後消失。

2011/08/15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