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的時候,班上有一個文靜的女生。
不大說話,總靜靜的在角落看著大家的嬉鬧,
默默的微笑著。

後來分了班,便沒有什麼交集。
但是因為都是學區制,住的近,
平時在街上也會遇見。
尤其是在市場,夜市,
我們這一帶就這個市集,
晚上出來吃晚餐宵夜很容易遇到。

我家在市場作生意,
一放假我就會在市場幫忙,
遇見同學的次數更多。
不管認識不認識,
在這個小地方,每個人都有一面之緣,
都知道彼此是幾班幾號。
所以,跟城區比較起來,
這裡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小圈子。
她也會和她媽媽逛市場,
也會點頭微笑打招呼。

每個禮拜有兩堂課是社團活動,
我忘記我跑去什麼社團,
和她在那個地方遇到。
並且分在同一組
另外一個討人厭的胖子也是。
忘記是什麼情況,
好像是我沒帶筆,
跟那個女生借筆。
她靦腆的把筆遞給我。
那個胖子見狀,藉題發揮的捉弄她,
說她喜歡我。羞羞臉。
我說,媽的別鬧,很無聊。
跟她眼神示意一下,別在意。
然後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課堂就繼續。
沒多久,那個女生就一個人委屈的啜泣了起來。

上了國中之後,一樣是學區制,
人也差不多都是同一批,
她也跟我上同一所國中。
除了在市場偶爾看見,
其他時候毫無交集。

好像是國二吧
有一天早報說,念我們國中的女生,
跳樓自殺了。
是在湖畔的住宅區的頂樓跳下的。
那時還沒有保護青少年隱私的概念,
報紙上直接打出她的名字,
忘記有沒有附照片。
當時想,同名同姓吧?

後來在市場幫忙,
幾個來我們這光顧的媽媽們,
稍微談論了一下,
因為孩子都是同一所國中的
包括我。
我媽是個沒心機的直腸子,
轉頭對我說:「她每次來都在看你,我看他很喜歡你啊!」
阿姨們便對我多看了一眼
我當時來不及制止我媽說這不得體的話。

我和我姊都認識她,
我們想:會不會只是一場意外?剛好護欄不穩,她就失足摔了下來?

我以前也感覺的出來她看我的眼神
但是對於這種事情,我總是大剌剌的不多去想,
反而故我的以我那種愛說笑話的態度去面對,
一副開朗的搞笑,滔滔不絕的樣子。

因為沒有交情,
或者因為年紀小,
所以其實心裡沒有什麼感覺。

我不知道她當時在想什麼,
如今想來,那麼年輕的心靈,
也許正承受著難以想像的苦痛,
以致於結束自己的生命
而這些卻是絕無法從她文靜靦腆的笑容中讀出來的。

一個大學同學
以及一個曾經大家一起吃火鍋出去玩的,同學的女友,
這兩個自殺的人
在我們旁人的眼中,
也很難讀出他們原來正在痛苦著。

相反的,隨隨便便,一點挫折就嚷嚷要死的人,
也許才不是真正有這種勇氣的人的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