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仍然會陷入莫名的恐懼。
對過往記憶的回顧,那不堪回首的痛楚,而努力想要克服。
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自憐。
同時,也會陷入悲觀的思維,
沒有信心迎接一次又一次的輪迴的痛苦。
也就是說,這種痛苦,不單單是在心頭上的痛,
還滲透到自我意識之中,
對於「正在心痛的自己」感到悲傷。

我佩服見山又是山的智者,
我佩服那份灑脫,
我偶爾也曾披上灑脫的外衣,
沾染灑脫的氣息,
且我完全同意那是真實的,
但是另一方面,
我絕不否認那個耽溺的自己,
沒能輕巧跨過記憶的狹溝,
被過去發生過的小事情,
隱約著刺痛著

而在此時
我也從不放棄
對於真正幸福,真正釋然,真正超越的渴望
我祈禱自己永不放棄,持續鼓起勇氣,
艱難但是卻充實的活著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