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我也該為我自己祈禱......
請神保祐我,
不被白己幽玄晦譅、糾結複雜的心靈壓垮。


自尊與自傲使我難以忍受與他人並排
我寧願抽身離去也要維護自己的獨特性
我是孤傲,卻也自憐;
懷著無人了解的哀傷與失落,
踽踽獨行在看不見盡頭的雪地
雪中的腳印被新雪覆蓋
從此無人知道誰曾經來去


------
方才母親來電
正在搭上往榮總醫院的接駁車
哽咽著說:
看來,二阿姨是差不多了
------

我的祈禱
向來不是對物外
而是對自己的本心

許許多多的事情紛沓而來
突然有種軟弱
突然有種脆弱
突然有種慌張
突然有種空無

在我這場漂浮無根,無歸屬無寄託的人生
我偶爾會起激烈的感傷
對這樣的自己的存在
對不存在的神憤怒的說
為何有我?
或者祈求的說
為何不放過我?

低沉的聲音總緩緩道出
仍然來自我的本心

是的
這是我的命運
痛苦是我的命運......
而此時此刻,不過又是一次低峰的考驗

但有時我發狂似了的吶喊:
撕碎這一切由我自己定義與賦予的世界觀
回歸到空無的本質
所謂「自己賦予的命運」,也不過仍是自己硬生架上的model,
無所謂高潮低潮,開心悲傷,起起落落,
一切都是隨機,
沒有規則。

正如人的誕生與死去
無人關切,沒有意義

於是,所有的憤慨
忌妒、憤恨、佔有
怒語著原來自己並非獨特
這一切都成了對著空無吶喊卻沒有回應的躁鬱,
躁鬱著自己無意義存在的事實

........
情緒就要失控
這時的自己
隨便一句話一個字都成了利劍
我也許應當隱遁
默默舔舐心靈的傷痛
最後裝作沒事
再以固往的面貌示人。

-------
我不是真的疏離
我只是把我的情感
保留給我情感認同的人
我與二阿姨有情感認同
我的悲愴情感
是那些以為我冷酷無情的人
決難想像的巨大


------
我自視甚高
不屑分享情感
愛與憐憫皆然
我很自私
但是我有信心
接收我的情感的人
我給予超乎常人的熱量


我想,我應該暫時隱遁起來
處理自己
受到波動的情緒

祈禱這種事情
從小時候開始無數驚恐的夜起,我就沒真正百分之百信過。

----------
我好累......
好累......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