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當下不是太深刻的時候,卻在日後變成難忘的回憶。

十一月的綿長雨季,觸動了記憶某些當下不甚經意的時刻。當時其實不是那麼感觸的。這就是人的記憶的玄妙之處,瑣碎的片段有時在日後變成難忘的回憶,細細分析,那些片段往往出於沒有事前預想的偶然,而偶然之隨機不可預測,正是化學變化產生的先決條件。

雨便是一種隨機,雨中的風景,怎樣都有詩意,那怕只是尋常的建築,日常的街景。

和妳靜靜倚在欄杆上,身在離島,躲避人群,通過略顯陰森的涵洞,到達無人的海邊,聽著海浪,看著潮起,以及那頭隱約的海平線。

還是走在蘇州平江路上,偶爾的石橋以及石板路,讓水鄉勉強有fu。


****
雨拯救了小橋流水的想像,對岸的俗艷打光,增減還是明清留下的老式民居。我將外套覆在妳我的頂蓋,略擋細雨。我們走這一段細雨中的石版路,停下來聽屋內崑曲名伶的彈唱,偶爾惱一下無禮擠進前面小空間的路人,以及態度不佳的古玩店老闆娘,最後卻仍終究是一段浪漫的回憶。

****
相愛兩個字,人們不敢大聲說,因為人與人之間總帶有不確定性。

我總有種天真,還是大膽?總理所當然的視我們兩個必須如此。妳愛我以及我愛妳,什麼事情都要在一起,怎麼樣都不要分開,很多地方要去,很多事情要作。陳述起來很簡單,但想起實現這些就會膽怯。我也許是狂妄,覺得必須克服膽怯以成愛情,而不是因為膽怯而懷疑愛情。這之中必須有個前提:妳也愛我。否則我就是那種很煩的自私一廂情願的傢伙。我與討厭鬼只有一線之隔。

幸好我還有點理性,一切的行動都在確知愛情之後才會奔流而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