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6
「黃山」作為地名的指稱,頗令外地人混淆。

以行政區規劃而言,黃山市包括了屯溪區、徽州區,,「黃山區」,「黃山風景區」,黟縣、歙縣……其中的屯溪區古稱徽州府,自古就是行政商業中心所在,現在亦然。因此若說「黃山市」,狹義上就是指屯溪;若說要去登黃山,人家就知道你要前往黃山風景區爬山,因為鼎鼎大名的黃山坐落在這裡。

---
離開廣州的過程又是一陣慌亂。尖峰時刻的地鐵擁擠異常,地鐵通往火車站大廳的入口竟然沒開!我們趕忙繞到廣場上,果然排隊驗票進站的人龍超長!眼看火車還有二十分鐘就要開了,那個心中的緊張實在超難熬的。驗完票,X光機掃了行李,衝進站趕忙先看電子告示牌,查了我們的車次,跑到二樓,結果我看錯了,我們的車子不在這裡。頓時在這個中國南方大站的廣大大廳裡整個慌了!失了方寸不知該往哪裡去!幸好女友趕忙抓了個人問到我們的車次是要從一樓的剪票口進月台,再衝下去!已經沒人在排隊了,剪票大叔見多我們這種趕車的,遠遠的就喊:「快一點快一點!」上了月台,每個車廂的服務員都守在車廂門口,看來我們是最後兩個了,不過至少看來是趕得及了,不可能在我們眼前還狠心的關門開車吧!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上車安頓好後,猛然想起,中國的火車,為了預留作業時間準點發車,剪票口大概會在五到十分鐘前關閉,所以,其實我們幾乎是在最後一分鐘趕上的。

這趟火車上難得的是附近沒人打呼,一路好眠。兩位下舖是一位阿姨和一個老太太。阿姨似乎是知識份子,拿了一本林語堂的《京華煙雲》在讀,我跟她借過來看了一個章節,就這麼聊了起來。

「現在年輕人讀經典文學的不多了」阿姨說。
「我覺得這些東西是不會褪流行的。」我回。(肺腑之言,真的)
科科……

阿姨跟她的母親是廣東人,來自梅縣,所以她們說粵語以及客家話,普通話幾乎聽不出來粵語口音。女友和她們以粵語交談,若我回到席間,他們也很友善的會轉成普通話一起聊。

我們在凌晨四點鐘抵達屯溪火車站,搭了二十個小時的火車。雖然睡的著,但生理時鐘還是在睡眠時間,睡眼醒松,一臉疲憊。一出票口就一堆計程車師傅在攬客,依照經驗,不用急,出去後再挑,最好找那種已經湊好車要出發的。後來上了一位阿姨的車,十塊錢人民幣,在預料的行情之內,成交。

不過阿姨還是有點胡謅,我們說要到屯溪老街的青年旅社,就在老街街口,她一連回答「知道」、「沒問題」。結果還是給我們載到另一頭去,我們得往回走過整條老街,才找到青年旅社。不過,這個時間,整個老街都在沉睡當中,月亮掛在徽州民居的屋角上,月光照在不平的石版路,我們拖著行李廂,走在老街石頭路上,喀啦喀啦的響,幾度心虛的怕擾了這個古城的安寧,用手把行李拎起,費勁的走著。

到了青旅,敲了門,值班小夥子替我們開了門。這家老城青旅的門面和這老街景觀是一體的徽州風格,兩個大木板門用門閂和鍊子鎖了起來,從門縫以及窗櫺可以看見裡面的擺設,二樓是酒樓,面街是開放的露台,擺了幾張桌子可以坐著看著街上,武俠片中的雜魚被大俠提腳一踹,都是從這邊撞破木欄杆摔下去的。

時間還很早,我們辦好check-in,還得等人退房才能入住。在前台翻翻DM,看看旅行資訊,稍為休息後,天也亮了。

清晨的寒意一陣陣襲來。實在坐不住,我們決定出去覓食暖腹。看到很多店家一大早在製做徽州燒餅,也許是因為手工製作的迷思,也許是因為賣燒餅的招牌處處可見,就理所當然以為出名,(其實來這裡之前根本沒聽說過甚麼徽州燒餅),反正總覺得到處都在賣的東西一定有它的理由,它的過人之處,於是有了種不吃不行的執念。

那黃澄澄的小燒餅真讓人期待啊……想像它應該是外皮酥脆內陷鮮美的好東西……結果,外皮先不論,梅菜干的怪味內陷讓人倒胃。好不容易買到一個甜味的燒餅想給它一個平反的機會,但內里的豆沙干澀得徹底叫人失望!而且價錢是別人的三倍,百年老字號的旗幟還很招搖。原來出名是可以不按常理的,就像新竹的黑貓包。終於放棄了對燒餅的執念,寧願空肚也不要壞了胃口。

我們買了兩個熱騰騰的包子,味道還好,卻勾起了食慾,於是決定返回先前經過的一家不大起眼的小食店來了結我們的早餐。不大記得點了甚麼來吃,我吃了一碗多一點的稀飯和一個鹵蛋,稀飯完全沒有調味,於是自己加了些鹽,我猜想這里賣的大概就是當地最普遍的早點所有的東西都很樸實,但吃起來卻也覺得清爽飽足。

老板娘熱情的招呼我們「稀飯吃完了自己再裝」。結帳的時候才發現原來refill還是要付錢的……精明的老板娘原來有在注意我們的一舉一動,眼尖的她還瞄到我添稀飯的時候只舀了一勺,很公平地只算我半碗的價錢……

我們承襲香港以來的習慣,每個吃的都想嚐上一嚐,不過徽州燒餅令人不敢恭維,木槌酥的製作頗為特別,最驚艷的首推徽墨酥!試吃數家,結論還是百年老店皇品字號的徽墨酥最棒。就在老街口、青年旅社旁邊而已,生意超好。除了徽墨酥外,長生酥、頂市酥也很好吃,金切片、黑切片、金切片則口味一般,通常都是六樣做捆整套購買,但是我們認為前三樣才是王道,後三樣只是湊數。

越接近中午,好幾個舉著旗子的領隊們領著各路大隊人馬都到這裡會師,老街變的熱鬧吵雜了起來。吃飽喝足,我們帶著倦意沿著老街走回青年旅社,老街上已經熙熙攘攘,店鋪盡開。當地的干貨名產(大多是菌類茶葉)對我們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倒是几個富有創意的小玩具讓我們駐足把玩,可以懸空漂浮旋轉的UFO(超屌的!)還有大小size不一的木製蛤蟆,背面不知何故,做成階梯狀,後來才弄明白,要拿起小木棒刮他的背,「喀喀喀喀!」的聲音便從鏤空的腹部發出,簡直是几可亂真的蛤蟆叫聲!

到了早上十點,回到旅社,入住標準間後,梳洗一番後我們先行補眠,直睡到天黑才醒。老街入了夜一樣熱鬧,我們離開老街,往鬧區去採買物資。這裡就和一般市區沒有兩樣了,超商、水果攤、服飾店、麵包店、小吃店、餐廳,各種店舖一應俱全。我們先到了一家小餐館吃飯,座位有限,我們禮貌性的詢問一位先生併桌,他很友善的回說請坐。知道我們是外地遊客,這位先生很熱心的給我們許多黃山旅遊的有用訊息,熱心到我們想勸他先吃他那碗熱騰騰的炒麵吧。他幫我們在地圖上指點了幾條遊覽路線、景點之間的距離以及所需的步行時間、上下山的搭車地點,以及各種花費概要。「在山上要是不清楚路,可以問問其他帶隊的導遊,導遊都會熱心回答的。」再聊了聊,其實他自己就是一位正牌導遊,難怪各項訊息瞭若指掌。另外,這家不起眼的小吃店的炒麵真好吃……

通常遊客會在第一天住宿山腳,第二天把包包寄放山腳後爬山,並在山上過夜,最後下山取包離開黃山。但我們的行程未定,可能不會回到屯溪,所以只得將行李帶著走。我們計畫寄放在黃山山腳的巴士換乘中心,下山後取包離開。山上的物資昂貴,所以我們在屯溪這裡就買了吐司、水、泡麵、水果,作為明後兩天的食物。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