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明涵堂的青年旅舍就在山塘街,旅舍本身就是古蹟,是由明代禮部尚書吳一鵬故居改建而成,從外到內整個就是明清老宅的樣貌,對於外地來的旅客來說非常有氣氛。本來對山塘這個地方毫無知悉,來了之後才知道這是蘇州的千年古街。山塘河正是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任蘇州刺史時開鑿而成,沿河提正是山塘街,因此又稱白公堤。河與街的開鑿為這個區域帶來了繁榮,自古就是蘇州名街的這裡出現在許多詩畫之中,在這蘇州水鄉街道的典型之中似乎還有幾分殘留的紙醉金迷。無意之中落腳在老蘇州,內心帶著一份驚喜。

我們到外頭的山塘街走走,雖然商業化的非常嚴重了,但本來也沒有期待,所以拍拍幾張照片感受感受,也還算滿足。我們隨意亂走,偏離了景區,到一家小吃店吃了晚餐,店面雖小,但簡單的青菜豆腐湯、炒青菜以及炒飯還算不錯,沿路往南走到石路步行街,這一帶就是一般的鬧區景象了,沒有什麼特別。由於回味廣州吃的雙皮奶,見到這裏有小賣店在賣,我買了一碗來吃……蠻遜的。

回到旅舍房間,準備洗澡就寢,才發覺這個老宅改建的房子,看似古色古香,很有氣氛,其實問題重重。首先,它的格局是中間一個天井,房間就在四周,有兩層樓,但是其中一邊牆外是大馬路,噪音不小;窗戶對著天井,若要開窗便無隱私;原本採光就差,若無對外窗的更顯陰暗;溼氣很重,其他沒人入住的房間,為了通風,門窗都是開著的,但吹了更多灰塵進去落在床單被褥和櫃子上,我們那間有電視,但找不到遙控器,最令人髮指的是浴巾,疑似掉到地上,髒污一片,在弄髒之前也不曉得放了多久。誠然青年旅舍的硬體要求不能太高,然而那也對應了較便宜的價錢;這間雙人標間需要兩百元人民幣,兩百元就要有兩百元的標準,不是青年旅舍就什麼都可以克難的。我們決定隔天就搬去經濟型連鎖酒店如家快捷。

2011/10/20
對於惡劣的住房品質,女友已決定要發作一番。我想起在黃山差點被掮客騙上爛巴士的經驗,我想自己仍有些過於息事寧人的軟弱,我希望自己有些表現,別總是讓女生站在前線,因此退房時,我說由我去跟她反應吧。前台小妹一開始辯說浴巾是每天更換的,待我們拿出那條骯髒浴巾,她也只能承受我們的抱怨了。

「你們收這個價格,就應該提供相對應的品質」
「我也不在這裡跟你大聲反應,影響其他人對你們的觀感」
「我就直接跟你們抱怨,不躲在網路上」
「我知道這也不是妳個人可以負責的,但我要妳跟妳們上級的反應」
……

平心而論,前台姑娘態度是非常友善的,昨晚我們到蘇州時,電話裡她很細心的告訴我們交通路線。我也沒有疾言厲色,語氣平和但內容強硬。…………但好像還是太客氣了些……不管怎樣,幸好昨晚沒有衝動而直接下定兩晚。

我們打的搬到如家快捷拙政園店,地點很好,離拙政園很近,酒店背面就是平江路。連鎖酒店的規格統一,雖不能和星級酒店相比,但基本設施環境衛生等等都有一定的水平,性價比非常好。現在回想,兩人出遊的話,經濟型連鎖酒店實在是很不錯的選項。這次旅行原本還是依照習慣預定青年旅舍,但後來發現其實也沒有什麼緣分認識其他驢友。

出了酒店往東走就會到平江路,沿著運河再往北走就到了拙政園。蘇州園林是中國園林的代表,也不意外的被列入世界性文化遺產。拙政園是其中翹楚,但是一進入園林卻大失所望,第一印象竟然只可比擬一般的公園。糟糕的印象不在於園林本身,因為稍稍留神觀賞,整體的格局輪廓造景仍可見處處巧思,文化隱喻藏在許多細節之中。令人失望的關鍵在於人為的維護是這麼樣的隨便。

雜草太多!

是的,關鍵就只是雜草。固然,雜草是難免的,但是雜草處處,喧賓奪主,每一個角落,每一寸土地,每一個景框竟然找不到一個純淨,而總是存再一團團像亂髮一樣叢聚的雜草,池子邊是它,假山上是它,怪石縫裡是它,老樹腳邊是它,到處都是它!園林藝術是走精緻路線,寓情於景,造景寫意,園林就是要在每一個小細節作巧思,才能讓已經是有限的小空間做最充足的想像。如果是來看大山大水,那自然不必理會景觀中的繁花亂草,幾個醜石怪木是不會破壞整座山谷的壯闊氣勢的;但園林之精巧卻絕不可便宜行事,因為這些正正是園林之為園林的趣味所在。

好好一個世界性的文化遺產,後代的人卻是草率處理,還敢攔人收費,對外宣揚,這是在利用剝削,而不是尊重愛護。明明是富代表性的中國文化,卻被無理粗鄙的塗擦粉黛──赫然想起有幾個草地竟然胡亂植種了不搭調的鮮豔花朵,五顏六色的花圃跟整個園林超級不搭。

總之,拙政園令人感到不忍卒睹的地步,我替園林感到難過。要是去過日本京都的寺院,看看別人怎麼對待園林,處處細心呵護,又細細維持古典風貌,就算不是文化遺產,這番對待古蹟愛之護之的心,足以讓擁有千年古文化的中國汗顏。

----
拙政園周邊已經演變成熱鬧繁華的商業區,前門出來的東北街已規劃成熱鬧的步行街。有許多的紀念品、小吃攤等等。我們到旅遊服務中心諮詢,有一位女性工作人員駐守,一進門就見她頭也不抬的自顧自把玩著手機。面對我們詢問,她第一句話就反問:「看你們想玩什麼。」再問到附近水鄉的交通方式,她則冷冷的回說時間已晚,肯定來不及。冷淡的態度讓人不爽。

放棄前往水鄉的念頭,帶著不爽的心情,繼續步行前往觀前街。延著臨頓路往南走,看見一家頗有人氣的啞巴生煎包,進去後點了幾個來吃,令人驚艷!吃完一盤還意猶未盡,再點了一份,皮煎的恰到好處,夾了不會破,但一咬又不覺得太厚,大小適中,一口一個,餡中的湯汁在嘴裡爆醬而出,味道非常好吃,至於用料則不是我能夠辨別的……在台灣沒有吃到過。

到了觀前街,隨意走走逛逛,吃了些小吃,但都比不上在廣州。再往東走回平江路。平江路原來也是有名的老蘇州,沿著運河闢成了舒適的步道,兩邊是老房子改裝的賣店,許多小博物館點綴其中。這時下起細雨,我們用外套擋雨,沿著河邊散步。下雨也不盡然是壞事,這時的路上行人變少,可以慢慢品嚐蘇州老街。不過,這裡商業市儈的氣息已是主體,從宏村走來感覺更是。這裡的老已經不那麼純樸,而是刻意營造出來滿足都市人的想像。

一家小茶樓傳出古琴聲,原來正要開眼一場崑曲。裡頭一位花旦已經上好粉黛,正在開場白,茶樓滿座,我們站在外面頂著細雨湊湊熱鬧。不過,她花了很長時間介紹崑曲,我們沒能等到開場就先行離去。

我們在一家小古玩店的外面留步,看看擺在外頭特價的木製小飾品,都是縮小版的明清茶几、椅子,我想買回去搭配上次在京都買的小香爐。我們考慮許久,走進去店家,裡面有兩三個人本來圍著一桌不知道在聊天還怎樣,不理我們。後來一位阿姨才走出來招呼。我們問阿姨能不能更便宜?如同其他店家,阿姨說已經是最便宜的了。我們也不堅持殺價;木製品怕放在行李箱中會壓壞,所以我們問那有沒有包裝盒?阿姨又說這些沒有,放在行李廂裡不會壞掉的。到這邊我們已經不大爽了,其實價錢是可以接受的,關鍵在於這樣的服務品質使我不想買帳,一個包裝盒又需要花什麼功夫呢?裡頭報紙塞一塞就可以完工了。感到不被尊重,也覺得店家不用心想賣東西,我決定不買帳。我說謝謝再看看,這女人竟用一種不屑的眼神上下掃了我一眼,然後轉身離開。我不買是對的。

心情惡劣地繼續走到下榻旅館附近,想找家超商買飲料。奇怪的是同個飲料在不同店會有價差。我們到一家雜貨店買,大臉小鬍子大叔一臉好像嘲弄似的等著,我付帳時,女友還開著冰箱在猶豫著拿哪一瓶,我說別在猶豫了。結帳找錢,大叔竟然把銅板丟到桌上!因為太久沒遇過這種的,一時反應不及,離開後那股氣才湧上心頭。

明涵堂青年旅舍、不用心維護的拙政園、態度冷淡的旅遊中心小妹、欠打的古玩店阿姨、到這個機車的店員大叔,蘇州的服務業給了我們極為差勁的印象。這是一座素負盛名的江南古城,擁有許多物質的非物質的文化遺產,但是接連遇到差勁的蘇州人,讓我不想再來這個爛地方。任你是什麼經典名城,人心一旦被污染,就一文也不值了。













觀前街



平江路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