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1
心情不好,昨晚我們坐在平江畔聊到很晚,今天起的有點晚。

我們大約十一點抵達蘇州火車站,準備搭高鐵前往上海。車站非常的大,看起來還沒有完工,我們以為到上海的動車票很好買,結果要到下午一點才有票。車站動線混亂,雖然入口有安檢,但沒有查票,我們不知不覺的就已經進入大廳,卻找不到售票點,一問之下才知道在外面,還是得出站去買。售票點有點遠,且高鐵票和一般車票不在同一處。此外,買高鐵票需要查驗證件,因此我又得回頭進站找敏拿證件。

我們兩個乾脆拖著行李一起去買票。買好後,想去看看一般火車的狀況。當我們排到窗口,售票阿姨說再半小時就有車,是最便宜的車種,但是沒有座位。我們決定搭乘,反正蘇州跟上海也沒多遠,要擠就擠吧。

我先跑去退票窗口詢問,確定可以退掉動車票後,再奔回窗口決定買票。不過,不知何故一直守候在窗口旁的大叔在這個空檔已經給了極為中肯的意見。他說直接買無座票就好,上車後如果找不到位置,再走到臥舖去坐就好了,臥鋪票肯定有空(想想也對,誰會從蘇州到上海還買比較貴的臥鋪票啊?)。

「老上海都是這麼搭的。」大叔笑笑的說。

在退票口旁邊有很多黃牛伺機而動,知道你要退票便會向你詢問。不過出價卻是比退票價要少個五塊十塊,真不知道在想什麼,那直接退票當然比較划算啊!為什麼要賣給你呢?但是他們的存在肯定證明了這的確有生意,我猜想當退票口大排長龍,而退票的人又很心急時,他們就可以得手了。如果順利以高價轉賣給求票的旅客,那就賺了,但即使沒賣到,車子開走後他們應該是不能去退票口退票的,因為買票時是有登記證件號碼的……所以黃牛也不是就毫無風險的行業。

我們搭上車,硬座車廂一如預期的髒亂,隱約有股異味,但還不至於不能接受。而且空位根本就超多的,我猜是都跑去臥鋪車廂了吧。硬座票超便宜的,才十五塊錢,動車票(D車)則要二十多,高速動車(G車)則要快四十塊錢。普快車跟高鐵比也才多個半小時吧,甚至比停站點多的高鐵車次只快了二十分鐘。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想當然爾的覺得該搭動車。

在火車上吃了黃山買的徽墨酥、頂式酥,喝幾口水,沒多久就抵達上海火車站。再轉搭地鐵到人民廣場站下車後,步行十五分鐘就到明堂青年旅舍。打理好,問問前台交通,我們步行到城隍廟。

這一帶是一整片熱鬧的商業區,人潮洶湧,遊客眾多。規劃完善的步行街、商店、小吃店、餐廳應有盡有,著名的豫園也在這裡。我們先跟著人龍排隊吃了著名的南翔小籠包,雖然等的很久,不過因為有排在前面的青島姑娘爽朗的和我們聊天,所以並不無聊,重點是小籠包真的很好吃。

有了蘇州拙政園的經驗,對於豫園我們有些猶豫,但還是決定給它一個機會,買票進去瞧瞧,結果還是很失望……接著再搭車回人民廣場,到南京路步行街。上海不愧是上海,展現出來的人潮氣勢還是不一樣的,許多老字號的糕餅店都在這裡,隨便都有兩三百年歷史。小吃店的東西也都有一定的水準,其中令人驚艷的鮮肉月餅,至今想來仍回味無窮……

南京東路走到底就是有名的黃浦江外灘,對岸陸家嘴是以東方明珠電視塔為代表的新建築群,南京路這一側則是租界時代就留存下來的老建築群,也是上海外灘最吸引人的萬國建築,羅馬式、巴洛克……殖民地時代列強帶來的古典主義建築在這裡留下了印記,直到今天則變成具歷史意義的觀光景點,同時這些建築仍是活著的大樓,銀行、商辦、飯店、海關仍繼續進駐其中。江的兩側恰成古典與現代相對,而上海則是從過去到現在持續交融。

旅行至今我們看了三大夜景:香港的維多利亞港、廣州珠江、上海外灘,三者各有各的風貌,各有各的歷史背景,也各有各的精采。而要我主觀評鑑,廣州珠江新城的夜景是最晚建成,先天上就是要作為景觀門面,所以最好看;但是香港跟上海的夜景則是隨著開埠而自然逐漸形成的繁華景象,即使拍攝點較局限,攝影景框構圖也比較單調,但是建築群、港口、海灣、輪船等等所展現出的氣勢卻最是渾然天成,不若廣州那般有些人工刻意。

----
Simon是我去年在喀什認識的好朋友,一直很想再見一面,我們很懷念在喀什的時光,因此趁這次有機會,我們約定見面敘舊聊天。前一天我傳了簡訊給Simon,約定晚上見面吃個飯,不過關於時間地點,還不是很確定。在外灘逛了很久,他才來電告訴我約在老西門站附近的一家新疆菜餐廳。於是我和女友暫時分開,我畫了張地圖給她,她要慢慢逛南京路回去,我則搭地鐵去和Simon會合。

和Simon一起還有另外兩個朋友,都是很好的人,在pub等著我一起去吃飯。我們走了不遠就抵達這家餐廳維吾爾人開的新疆餐廳,無庸置疑非常道地,和我們去年在喀什吃到的味道一樣,丁丁炒麵、囊、烤羊肉串、新疆啤酒……大家都是很nice的人,對中國的興趣也比別人多(因此才會在上海),因此聊的很開心。

吃飽喝足,金髮男把吉他拿出來彈,Simon充當貝斯手,鬍子男是鼓手,用筷子敲起碗盤酒杯打出節拍,就這樣開起了小小Live演奏會……超high的啊!維吾爾老闆以及夥計們不愧是喜歡載歌載舞的中亞民族,就算語言不通,也跟著手舞足蹈了起來,他們把掛在牆上壞掉了的琴也拿下來彈,那把爛琴剩下一兩根音不準的弦而已,竟也彈的出幾分音調。一首接一首,又彈又唱,偶爾門外經過的行人還探頭進來看,好奇怎麼這家新疆餐廳裡面有演唱會?吵吵鬧鬧的度過了愉快的晚餐。我真不想離開,無奈時間已晚,只得道別。Simon送我走到地鐵站,大力擁抱道別,他說他非常高興我能來上海,我說我也是。能夠再遇見旅途認識的好友,這也是緣分吧。我其實有點不大習慣和萍水相逢的朋友再度重逢,但是,如果刻意迴避,這反而就不自然了。在喀什,以及後來在msn上,我和Simon聊了非常多關於哲學、關於人生觀、關於情感的心事,這次上海跟他見面,時間不夠,也不是那樣的氣氛,反而沒有多聊什麼,但是如果我們有緣,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面。

回到旅舍,敏還沒回來,我到外頭抽菸,才見到她從巷口拐彎進來,原來逛街逛了這麼久,手上提的大包小包說明了一切──又是被吃的給絆住了腳步,樣樣都嚐了一口,且帶了不錯的燒臘回來作宵夜。


城隍廟步行街


南翔包子店




南京路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