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2
原本可以好整以暇的去搭下午的飛機,結果竟然又是一段驚心動魄的趕路。旅行啟程時已經經歷過趕不上飛機的緊張,此次還特別留心注意時間,結果一連串的小差錯、小疏忽,終於還是釀成趕不上飛機的悲劇。

首先是我貪圖最後一天的悠閒,在旅舍吃完早餐才走,早餐是在隔壁市場買的飯糰跟豆漿,再來是搭地鐵時發生的意外:機器吃錢!我們被吃錢後,又沒能當機立斷,認賠了事,而是等工作人員來,耗了一番功夫開機檢查,結果也沒看到我們的錢幣,可能是後來其他人買票成功,順利的run了一run,把卡住的錢都清掉了。沒有證據,工作人員說他不能賠錢,兩邊僵持不下,他就提議他帶我們進閘,然後他通報機場站那頭,到時讓我們出閘。我們覺得這一招極不可靠,沒準機場那邊把我們擋下,到時又是一番折騰。

浪費超多時間,這一來又變的超緊張了。搭地鐵往浦東機場的路上,那個害怕趕不上飛機,忐忑不安的心情,實在很痛苦。尤其往浦東機場得在廣蘭站換車,那個站在月台上等待的煎熬啊!

一下地鐵,衝往閘門,連珠帶砲的跟站務小姐說明,她們卻回答沒接到任何通報!果然這招不可靠!超急的,見我們心急如焚,批哩啪啦的大聲說是我們要趕飛機,站務小姐也就開門讓我們衝了。在航廈大廳跑的氣喘如牛!到了櫃檯,人去檯空,還是沒趕上…………崩潰…………大概差了幾分鐘吧。記得地勤人員好像說想上也不行,因為機位劃給其他候補的,飛機滿員了。

好吧,還是去改簽飛機吧。沮喪地到旁邊的櫃檯辦理,地勤人員收去護照,查看電腦,突然,她身體劇烈抖動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語的說:「欸有兩個空位!」然後就像充飽電開機的機器人一樣快速敲打鍵盤,輸入號碼,電腦銀幕的光反射在她的臉上,可以看到電腦的視窗正快速切換。她喊了另一個櫃台的地勤,不知道要她hold住什麼,另一個男性地勤也被使喚著幹麻的……夾雜著聽不懂的上海話,反正有人退掉機位的樣子……有沒有這麼戲劇化的啊?地勤很迅速的變出了登機牌,跟護照一起退還給我們,並且囑咐:「快一點飛機要開了。」接下來就是趕緊衝去安檢通關蓋章,奔往登機門……終於還是趕上飛往香港的飛機了。

兩次從上海浦東機場出境都是如此緊張,前一次沒趕上,這一次也幾乎沒趕上,看來上海浦東機場之於我,總是一個匆忙逃離的地方。雖然當下趕飛機趕的心情緊張,如今回想卻也成了旅遊趣事一樁。不過再來一次絕對不要,那種焦慮真會讓人減壽。

----
三處夜景、一座名山、一個古鎮,以及一堆美食,這次旅行多的是一路上走走逛逛吃吃,少的是以前那種沉鬱若有所思。印象最深的是在黃山以及宏村,除了名山與古鎮本身之外,當時正從香港、澳門、廣州一路過來,體會了沿途的風景轉變,走過的距離已長,在外的時間已久,「在路上」的感覺正發酵。而登上黃山,眼見日落時分西海大峽谷的壯闊景象,那種身在遠方的感受便越發強烈;清晨在宏村古鎮溜達,看著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感受古鎮的淳樸古老,心裏是說不出的閒適。

整理照片與日記,跟著回憶又在心裡走了一趟。前幾次的旅行都是獨自一人,這次是兩人同行。心境感受和之前幾次獨自旅行大不相同。自己有自己的自由,兩人有兩人的扶持。旅途的感受很多,其實再怎麼樣還是需要分享,我發現我不是那種真的想要孤獨的躲起來寫給自己看的人。

有時我回憶起去年秋天的孤旅,看著照片,讀著日記,會有很強烈的嚮往,嚮往再一次踽踽獨行於陌生的道途,但同時也會想起今年春天京都之旅的最後,在關西機場的候機室等待的突然時刻,那股席捲而來難以招架的強烈寂寞。我想我不是真的嚮往孤旅,只是孤旅的感受太過深刻,呼應了自己彆扭的性格,我回味的其實是真實,而不是孤獨而已。突然我明白,任何的旅行都是獨一無二的。從聖彼得堡一路走中亞到中國再廈門搭船回台灣的這趟路,這趟感受,是再也不可能重現的,假使抱著這種期待再次隻身上路,一定會落空而失望。因為只有自己,所以才成孤旅,如果有人同行,那就是另一次豐富的旅程,沒人規定旅行一定該是怎樣的。兩人可以一起走過長路,這樣的歷程也不是每個旅人都有機會擁有的。於是,話歸重頭,殊途同歸,一切的旅程都回歸到人生的基本面,珍惜每個當下,珍惜每個擁有,沒有什麼預設,只需要每一個moment的點點滴滴都去品味,那就是旅行的美妙所在。一切都是錯過便再也不會回來的當下,「如果」是無意義的假設,只有自己,或是和愛人、和好友都好,因為這些都因緣際會的組成了那個moment的美好,正如黃山西海大峽谷的日落、宏村的清晨、午夜蘇州的平江河畔、還是廣州磅礡大雨中的上下九,不是因為什麼才有這些記憶,而是人時地的緣分而組成了這些感動。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