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1
回民街-鐘鼓樓-大唐芙蓉園-大雁塔

走回漢陽陵博物館停車場時,遊四已經等在那兒。我跳上車,上頭的乘客都是剛才在博物館內看見過的。

車到了運動公園站後,我下了車,在眾多站牌中尋找有無到鐘鼓樓附近的公交車,找來找去,最方便的還是坐遊四城內區間車,到新城廣場站下車後走一小段路。有一個女孩子同樣也從遊四下來,也在那等著遊四。由於之前在漢陽陵時就看見她,想必也是個獨行者,只不過她看起來不像我們這種背包客,穿著戶外防水透氣外套腳踩戶外休閒登山兩用鞋就是了。我說:「妳也是要搭遊四嗎?」她回:「是啊,但是好像不大好等」我說;「區間車很好等,只有開往漢陽陵的才很難等。」她便說她今天早上在運動公園站眼睜睜看著遊四開走,然後苦命的等了一個半小時的事情。

車來之後我們一同上車,一前座一後座,我和她聊了起來。她要搭到大唐芙蓉園,我則是要前往鐘鼓樓以及回民街逛逛。她是湖南人,是人民大學畢業的學生,目前在德國念碩士班。她個頭不高,原來是深藏不露的高材生……,當然這種強者都會說:「其實要出去,沒有那麼困難的。」(阿壟哩勒共啦!)此次休假,先在香港和在廣州念碩士的男朋友陪了一周後,和家人一起到西安來玩。家人前一天回湖南了,她則再多留一天旅行。她的家人總讓她很自由的到處行走,這回則是被她西安同學的家人知道人在西安,硬要到他們家留宿,否則她一如以往的是投宿在連鎖酒店。

她說,西安朋友推薦她只有本地人才會吃的道地的餐館,隱身在小小的狹窄巷弄裡。她覺得的確很棒。除此之外,她也依照朋友的推薦,慢慢吃遍了回民街。我就問:「那妳吃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吃回民小吃街?然後妳再往南到大唐芙蓉園?看妳時間上行不行。」於是她就和我在新城廣場下車了。話說,我發現在大陸旅行,問還是最快的方法,每當我正要拿出地圖研究路線時,她就已經跑去找人問了。

走到回民街後,她帶我去找那家店,果然要穿過一個超狹窄的巷子,沒人指點根本不會發現。可惜的是,該店要五點後才開業。

我們到另家餐館,我再點了頓羊肉泡饃,她則點了碗麻辣涼麵,點了個小菜,羊肉泡饃還不賴,她分了幾口涼麵給我嚐嚐,也不錯吃。

吃完後,我就要去逛鐘鼓樓了。可能是因為都是驢友,氣質相近,且話題投機,她說可以陪我逛逛鐘鼓樓,我就想,妳陪我逛鐘鼓樓,那我稍晚就陪妳去逛大唐芙蓉園吧。我打查號台去電大唐芙蓉園,問明閉園時間是在八點半後,這個行程就定案了。雖然大唐芙蓉園這個仿古建築群不在我非去的旅行計畫,但是旅行本來就不是硬梆梆的,裡當帶有種隨性。再說,我覺得也算是一個緣份吧!人也是旅行的重要部分!

雖然都習慣一個人旅行,但是途中有認識的朋友,一起進行一小段旅程,這樣的感覺也很不錯。之後的旅程,還認識了很多這樣的朋友。可惜的是,西安這裡認識的朋友的姓名以及電子郵件掉在平遙了。只能寄望他們有朝一日發封電子郵件給我說聲問候,才能繼續這些緣份了。

鐘鼓樓是明代建築,它本身給我的印象不是很特別,不過,在城上樓簷下,看著西安城內車水馬龍,優閒的和旅途中認識的朋友聊天,這樣的感覺非常不錯。

鐘鼓樓都在回民街旁而已,前往的途中還遇見青年旅舍認識的新疆朋友,我喊了他,並且為雙方略為引介,我們三人便在回民街上聊了一小段,他是個斯文的人,也是我在七賢青年旅舍認識的第一個人。接著他往街內逛,我和湖南女孩則往街外的鐘樓前進。她說:「他的口音一聽就知道是武昌一帶的。」的確,這位新疆朋友,之前在武昌住過好一段時間。


鼓樓

大唐芙蓉園在大雁塔的南側,附近還有個曲江遺址公園。當局有規畫的在此打造成一整片的仿唐古城,正在大興土木。我們要去買票時,另一個女孩獨自在外等著,我們詢問她票價的事情,她告訴我們,再等一下,過了六點,就全都是特價票了。於是我們三人就邊聊邊等,她也是一個人,河南安陽來的。

湖南女孩對這類仿唐建築很有興趣,在鐘樓聊天時,她也極力推薦我看大明宮這部重現唐代雄偉皇宮的記錄片。不只如此,其實從聊的她喜愛的戲劇中,以及對政治的看法,我發現她的意識型態是偏國家主義的,也就是對一個大政府大國家有種憧憬、期待、以及想像。

這趟旅程,認識很多朋友,聊最多的還是政治。我認為刻意避談政治是種虛偽,除非不關心政治。然而,不關心政治的人,是無所謂避談不避談的。而認識的中國朋友,從光譜的一端到另一端都有,多數的則還是保持中庸,態度中肯。我關心政治與歷史,但我卻不是偏激魔人。不過,我看似侃侃而談,暢所欲言,其實我是很細膩的不去挑起過於爭議的話題。偶爾遇到了,也往往輕巧帶過,不與深入。因此我一路上才能結識那麼多朋友吧。

除去這類本質的意識形態問題,我和她還是聊得很投緣的,比方說我們最愛的星爺電影都是喜劇之王,她也推薦我許多必看的電視劇。聽她的描述都蠻精彩的。

大唐芙蓉園的夜景還不錯,繞著邊走邊聊,一下子就到了要閉園的時間。離開後,由於不認識路,找公交車不得法門。她打電話問朋友家人的結果是,走到大雁塔附近才好搭。但從大雁塔南廣場走到北廣場,還是找不到公交車,這時恐怕也不好搭,因此決定打的回去。但這時正值夜晚運輸高峰,我頭一次見到這麼難等的計程車。我陪著她攔到了一輛,與她道別後,再走回大雁塔,剛剛陪她趕路匆匆略過,這時可以慢慢看看夜晚的大雁塔。看夠了,肚子很餓,便走到北廣場的肯德基,點了份台灣沒看過的川辣嫩牛五方套餐,慢慢的吃完後,到外面打的回旅舍。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