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散文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的冬季似乎特別漫長,一波緊接著一波的冷氣團教人格外想念夏日酷暑烈陽的滋味,卻忘記溼熱溽暑曾是如何惱人。等到夏天真的來了,收起厚重的衣物,換上輕薄短衫,冷的直打哆嗦的日子便又馬上拋諸腦後,開始抱怨夏天過於煩熱。日子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循環中度過,這樣的無感隨著年歲而增長,圓滑了的做人處世,卻也順便把感知的觸角給磨去,成為沒有趣味的中年人。對我而言,這樣的事情是莫大的悲劇,因而戒慎莫為如此。但漸漸我已發現,對於「變成無趣」的過程的洞察,本身已經是過人的感知,既然如此,也無所謂戒慎不戒慎,而是自然而然的走在一個非常之路上。而且,也許從很久以前,就已和他人分道揚鑣。

開始不冷的日子,暖冷氣的相遇便是陰霾的天氣,髒灰的天空下著間歇細雨,空氣飽滿著濕黏的水氣,伴隨著空氣中的煙塵,沾附在外露的肌膚上。這樣不討喜的日子我便知道是木棉花開的時候。

每次的花期總不免提醒時間逝去的事實,所謂時間正是起於先後次序的感知。猶記得年前的自己存在股非如此不可的衝動,動機卻還得努力回想。動機之被遺忘,這也間接說明了,人之動機往往非出於理性,而是出於直覺。原因其實確實存在,但非全出於外在,而在於內心裡出於某種直覺式的反應,累積足夠能量後終於化為行動。要是人們問我「關於我」此一大哉問,人到中年的我稍稍感到欣慰與自傲的是,我還能夠列舉出幾項我已經確定的要素以玆回答:「我是個會行動的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巷子口外頭,木棉花幾乎全謝了。但沒兩天,嫩綠的葉子紛紛冒了出來。

總是在凋謝的時候察覺樹木之輪迴,但卻總忘記早春的綠芽也是輪迴的一部。如果我們會因為一夜落盡的枯葉驚覺年華一去不再回頭而悲傷,便不該忽略下一個轉身,摔落死去的花朵孕育了的新生的欣喜。

死與新生總在一體雙面,也許秋天無聲無息的雨夜是個精巧的陷阱,凌遲到了冬季,死之本能蒙騙了生之慾望,在我們哀傷的下一刻急於自我宣判極刑,來不及見到下一個雨季,見證陰霾灰暗的天空下打下第一道春雷的剎那,又是一次的創世神話的開始──我們總是可以選擇每一個春天,每一天,每一秒都是個新的宇宙的。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明下著小雨,球場上積了水,沒有人在打球,燈卻仍然開著浪費電。平常有很多人在打球,現在變的很安靜,聽的見外頭馬路上汽車呼嘯而過的引擎聲。秋天還沒來,風雨先來了。大約晚上九點四十分,籃球場的燈就會熄滅,原本分享著光的操場也跟著漆黑下來。漆黑的操場上吹著風已經有些寒冷,跑道上只剩我一個人,以及圍牆外微弱的街燈的光亮。


校舍很暗,教室內沒入完全的黑暗,走廊被微光與黑暗切成兩半,走廊是陰陽與黑暗的交界。夜晚的校舍像是另一個世界,因為白天太喧鬧,此時的太安靜變的不協調,因為中學生的教室就應該要吵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下大雨,傍晚五點多時停了,原本躺著補眠,但是沒睡著,室內昏暗。我發著呆,突然想去看看海,相機一抓穿著拖鞋就出去了。之前多半還會怠惰的猶豫再三,但是這回卻莫名的就行動了,像動物一樣。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幾天睡眠不足,精神不佳,有些恍惚,反而沒有多加考慮。很本能的想要到外頭遊蕩,厭倦了這幾天的壞心情,總之就這麼跑出去了。


我走溪洲大橋跨過頭前溪到竹北,接著隨興地往左拐彎進溪邊的棧道,順著溪流而下。颱風未遠,氣雲密實。這是我從沒走過的路,河流兩側是稻田。這溪邊的便道看來是讓市民休閒遊憩使用的,但是在這個天氣,我只看到兩位穿著雨衣的單車騎士和我擦肩而過。越往下游騎,越安靜,其實就是到了鄉村一樣的地方。這是頭前溪和它的支流豆仔埔溪的流域。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週,木棉花開了,在巷子口出去,馬路邊的樹上。但這幾天天氣陰暗,清晨時總會下一小陣雨,朝陽被厚雲蓋住,隱然穿透雲層的陽光顯的沉鬱。

冬春交際,天候不定,本就不甚美麗的木棉,暗橙色的花背著陰天,顯的有些憔悴。

此時還不是人們都期盼著的春天的百花怒放,他像上來暖場的二線演員,無人注意。表演完畢後,默然謝幕,幕後褪去粉墨,打包收工,沒人記得。

許多的木棉花已經凋謝了,摔在地上,被雨打過,被人踩過,道路上都是木棉花,看起來髒髒的。路的另一頭,清潔員們正在清掃這些屍體。

為什麼落在地上的比樹上仍盛開的花更令人憐惜呢?

世界上有什麼是我們能確定的呢?或許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死亡的必然性,而我們卻總避於面對,而前去追尋其他的終極關懷。

四季遞嬗,時移事往,我們總想抓住什麼,抓住些我們以為會永遠不變的東西。但是我們仍然什麼也掌握不了。日子總在悵然中度過。

樹木看起來是不變的,然而確是一天天的以細微的速率成長著的。花期一到,花便在一夜過後突然綻放,木棉樹一下子變了。沒多久,花又在無人知曉的夜晚悄悄凋落,直至繁花落盡,樹又變回原本的模樣。一場輪迴完成了,當我們看見花落在地上的屍體,我們暗暗驚覺這朵花的輪迴已經結束,而這棵樹尚在輪迴之中。

我們驚覺時間又偷偷流逝,我們又往未來與死亡更靠近一步。

一切生命都像悄悄凋零的花一樣隨風飄逝,無所依從,無法控制。甚至沒人知曉花的盛開是何種姿態,因為那只是一瞬。

我們總是孤寂與悽涼的。之於世界不過一瞬。我們其實清楚知道的,生命初始的無意義性,只是那些被隱藏在內心。年少的我們不得不產生疑惑,最終卻因為脆弱而選擇逃避,每個少年都曾是哲學家,但是最終都選擇平庸的成為大人,再也不提起任何的形上問題。

也許我們只是不願追問,不敢追問,只是找些藉口說服自己,不必追問。

說服自己這是不小心的偶然──偶然的覺察了花之死之輪迴,不甚觸動了這些生命不可承受之輕,不甚觸動了難以承受之荒謬,觸動我們對死的惋惜,觸動我們的逃避,我們的懼怕,我們其實知道的真理;我們的存在,我們的荒謬,我們因而感到哀傷──只是不小心的偶然,只是不小心。

04/05/2009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ug 24 Sun 2008 21:17
  • 悲劇



悲劇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3 Sat 2008 23:41
  • 左傾



左傾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抹挖出來的舊文章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山抹挖出來的舊文章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季在惡夢之後開始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道巴士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意志力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1 Thu 2006 16:16
  • 淡水

 



淡水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回憶如河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2 Wed 2006 00:31
  • 窗外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9 Mon 2006 01:05
  • 星光





星光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5 Sun 2006 16:12
  • 關西



關西


    十月十七日,我騎著機車到關西營區報到,接著就展開了為期三個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清華剪影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7 Fri 2005 12:59

 



    他趴坐在公寓樓下廢置著的大桶子上,我的機車大燈掃過了他,他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