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旅行與自己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9 Wed 2012 17:27
  • 無悔

看著那時寫下的文字,心情仍然會一陣激動。當時到底是處在什麼樣的心情,而能寫下這樣的東西呢?

「2011年的秋天,我進行了一趟為期三個月的旅程,從俄羅斯聖彼得堡到中國廈門,搭上中遠之星客輪回到台灣……」

對許多人而言,這樣的一段陳述,是只能存在於年少的心中的豪語,並隨著遠去的青春而消逝的夢想。但是,在我心中-這場旅行的當事者,這句陳述背後的意涵,遠遠超過文字所能傳達的,唯一能確知的是,對我而言,那不是一種僅僅只能被拿來炫耀說嘴的經歷。我不否認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人生中這樣一次的旅行,如果只是拿來在話局中對著一雙雙期待的眼神,用自滿的神情去描述那時那地,「我在那裡」的事實,我感到我分享的僅僅只是那段心情的萬中之一……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6 Fri 2011 16:38
  • memory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30 Thu 2011 23:28
  • 孤旅



打開相片,那是攝自喀什火車站的月台,我才剛下車。我搭乘的是每天一班從烏魯木齊發車過來的臥鋪車。

旅行已經進行了一半,在吉爾吉斯歷經了簽證過期風波,以及一些不可預期的小混亂,到了現在,計畫已經不再重要,而是隨心所致的走一步是一步。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un 15 Wed 2011 11:29
  • 瀟灑

1.
瀟灑的感覺,會在獨自旅行一段時間過後產生。雖然說有種自以為是的味道,但是在同樣也孤旅一段時間的他人身上也看的到這樣的氣質,這使自己更多份信心,相信自己也成為這樣的人。

因為隨著旅程的拉長,必然要時時在暫時停留的定點計劃下一步,甚至到了車站,出了機場,才開始忖度方位與去向。要是才剛剛啟程,不管事前做了多少計畫,當下難免有些慌張。而現在卻是隨遇而安,「反正總是有方法的」的念頭一旦安了,表現於外的便是種瀟灑的氣質。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9 Thu 2011 14:46
  • 疏遠

1.
自尊心強,不肯輕易妥協,不願意討好他人,不願意虛偽……這樣的自己,想當然爾的越來越和眾人疏離。我所說的疏離,並不一定指空間上,而是即使身處群體之中仍難以暫時忘記的,強烈的疏離感。

我不大能明白歸屬的感覺,但我是羨慕那種能全心奉獻給某個信念的人的。然而,有個難以覺察的微妙差異,卻可將看似全心奉獻自我給某個信念的人分成截然不同的兩類,其中一類我不但不羨慕,還很鄙夷。那就是信仰與迷信的差異。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決定去旅行,並且付諸行動,之困難,說穿了,就像任何生活中會遇到的其他困難一樣,關鍵還是在於意志力。

一旦跨越意志力軟弱與堅強的藩籬,迎接而來的便是另一個更廣大的世界。一次次的跨越邊境,便是因為自那第一次的從圈地出走之後,我們已經深刻的明白,總是有更多的世界在邊界的另一頭等待著。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時間的累積,不但沒有消退,反而因為時間更加久遠導致的不真實感漸增,但是自己曾經經歷並且記存在記憶裡的卻無疑是真實的。那些感受文字難以傳達,也許唯有當正巧類似的時刻,方能明白曾經從其他旅人聽來的感受為何。

從吐魯番前往敦煌的路上,我被火車列車員搖醒準備下車。神志恍惚的打理行李後,腦筋一片空白的坐在凌晨四點行走在絲路沙漠上的火車裡,看著窗外銀白色月光灑在沙漠上。車內一片寂靜,偶有酣聲,一片漆黑,除了車廂之間的小燈,以及窗外月光。醒松的眼睛餘光看見鐵軌旁反射微弱光亮,想是寒夜殘雪吧。

孤旅的感覺很難那樣強烈了吧?正身處遙遠的他方,正行走於陌生的土地,正經歷一段迥異於日常的時間。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feeling will fade away eventually, but the memory can exist forever. Everytime we retrospect the stories in mind, actually we are reshaping that again and which is turned into another new memory with some extra our own imaginations. Everyting can be reminiscent of the past wonderful experiences and then we realize it never happen again. So we always pursue the joyfulness and end in frustration.

We will travel again and again as if we are tracing something lost somewhere, like searching for your tattered diary with your lovely past, because you're afraid you lost them as if you lost the evidence of your existence. Your happiness and sadness compose your existence.....but in your ordinary life, you become a maching, losing your consciousness day by day, however, it's hard to convice yourself you will accept this kind of life, at least now you cann't be conviced, so you leave, you go out, you start another travel aga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拉木圖的舊蘇聯旅社裡,燈光昏暗。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卻又醒來在深夜。滿眼淚痕,因為剛剛做了一場惡夢。一時分不清楚現實,還處在夢中的恐慌之中。以為自己即將被孤獨感吞噬,隨手抓起衣物想往外衝,不知道要跑去哪裡,只想看見其他人的存在。

整個樓層空無一人,猶如被廢棄的空屋,只有窗外對面樓層,幾戶微弱的燈光提醒我,我還是住在有人的地方。

但是,即使看見了其他人,也是面孔迥異於自己,語言無法相通的異族人。因為,我正處在陌生的異鄉。我正在旅途中,獨身住在破舊的旅社,等待下週一的到來,前去辦理下一國的簽證。我是一個異鄉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多人常討論「旅行的意義」,但是他們的回答卻往往更像是在回應旅行的「目的」是什麼?喜愛旅行的背包客們總說不出他們的目的,最接近的答案是為旅行而旅行;其餘對旅行較不熱衷者,則宣稱那是因為他們找不到目的。到底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就消漫在喧嘩之中。


我喜歡旅行,旅行是什麼,我的體悟是:我認為旅行本身並不是個手段,一種「為達成什麼」的手段。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霪雨霏霏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