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3
平遙古城

侯霞是在開往太原的動車上遇見這個老外的。連假的車票早已賣完,難得動車開賣站票,他們買的都是站票。侯霞說她也是第一次住通鋪旅舍。看來對她而言,這次旅行也很特別吧。


Mauri一句中文也不會講,一個中文字也不會看,就跑去北京車站搭車了,我懷疑他是臨時決定目的地的。在車站好心人的幫助之下,語言不通的耗了三個小時搞定車次車票。車上遇見侯霞,便一路跟了過來。

我們四人走在老街上,他逢人就用奇怪的發音說:「膩好」「窩痕好」,古玩攤、字畫店、小吃攤的老闆們見這外國人很逗趣也都笑著回他。

路上有個男生還跟他合照,照完後他聳聳肩問我們:「I don’t know why he took picture with me」,我們也覺得奇怪。「maybe he never saw such a funny foreigner, a funny German…」我說

以市樓為中心的東、西、南三條大街,是古城內最熱鬧的主街道,今天我和曲斐便是從西大街進城的。古城說大不大,但用走的仍很費時間。我們最後落腳在東街一家餐館,點了刀削麵、烤姥姥、油糕,德國男開了瓶啤酒。該家店的名字我沒有記起來,不過古城內的店鋪維持著古樣,我們四人坐在這家老式廳堂裡吃麵聊天,喝著啤酒,氣氛不差。

多半是我和Mauri聊,然後讓李如和侯霞也知道,我想她們兩人聽的懂我和德國男在聊甚麼,只是太客氣而沒加入話題。Mauri對我們三人的交談就顯然完全聽不懂了。幸好我這個人興趣多,話題多,沒冷場。不過其實這也無關緊要,客棧偶遇,一桌共飲,這本身也是旅行的一個體驗。

吃得很飽,身體因為啤酒而溫熱。我們慢慢逛回和義昌,古城內的人潮也慢慢消褪了。我突然想起西大街有家驢友書舍,我想挑些明信片,我們便再從南邊折返回西大街。

當中的確不少明信片,但是一份要價四十塊錢(有點忘了)有點貴。Mauri本來想買幾張,聽到價格馬上開始跟老闆抱怨,說實在太貴了,說老闆這是cheat。一直跟老闆靠背。他跟我抱怨,他很喜歡這些明信片,想寄回去給朋友看,看看中國,老闆這樣實在太過分了。我想我們三人都是那種不會殺價的人,所以……沒人理他……

這時我聽到左手邊的年輕夫婦的對談:「…嘿阿多仔五告番…」。原來這就是異地聽見鄉音的親切感。我也沒甚麼想就攀談:「請問你們是台灣來的嗎?」年輕夫婦好像一時語塞沒有回應,(我都是沒有心機的直接回答),我看他們似乎有點戒心,就趕緊繼續接話說:「我也是台灣人啦!來這邊旅行的。」

我想可能一般人多多少少會有點戒心吧!網路上還有人討論到大陸旅行要不要隱瞞自己來自台灣。我個人是覺得度大方一點比較好,小心不是用在這種地方。

這個時候一定要用台語啊!便用台語稍微和她們聊了一會兒!

我們離開那家店,年輕夫婦已在外頭,便上來和我聊了幾句。原來這位先生在南京工作,我有提到我接下來會前往南京,這位鄭先生給了我他的名片,說在南京若有需要幫忙的可以找他,我們便在古城中握手道別。雖然不是甚麼滄海相逢,荒山偶遇,但好歹距離台灣也已千里之遙。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也是旅行的一小段溫暖插曲吧。

回頭另外三人馬上就問我:「認識的人嗎?」我說,他們也是台灣人。



這天晚上我幾乎沒拍,都是跟侯霞要的,她狂拍。

我(台灣)、李如(山東)、侯霞(北京)、Mauri(德國)





要正經實在很難



滿卡!專心刪除照片中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