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4
平遙-太原

搭上大巴,前往太原。算算時間,太原晉祠看來這回得跳過了。

坐在左手邊的是一個胖胖可愛的太原女孩,也在太原本地念大學,今天一早特地一個人搭車到平遙探望在家養傷的男朋友,下午便趕回太原去。

她的男朋友摔傷膝蓋,動了手術,不過,好好復建也是沒有大礙的,但是在家養傷時,在廚房幫忙洗碗時又滑了一跤,這一跤讓傷勢變的更惡化了,讓家人以及她都心疼不已。

不知道基於甚麼樣的倔強心態,對於她的到訪態度冷淡。因此,太原女孩在說的時候,語氣有些難過,似乎還掉了淚。我想她不只是心疼男朋友的傷,還有的是對於自己頭一回一個人跑這麼遠,卻吃了個排頭而感到委屈。

和她聊了不少,包括自己的看法,以及轉移話題聊聊旅行的種種,她的心情似乎好轉不少。

到了太原汽車站,下了巴士,我才發現她的打扮略為超出學生的年齡,顯然是為了探望男朋友的精心打扮。也是因此那份碰釘子的委屈更深吧。

她說到火車站不遠,但用走的大概也得兩三條街,就帶我跟著她搭同班公交車。那是輛雙層巴士。上了車後剛坐定,我說:「我們坐上第二層好不好?」她笑著說:「好啊。」

一下就到火車站了,她不忘提醒我稍稍注意那個路口複雜的號誌。下了車,我往回頭望,她在車上向我招手,我也招手和她道別。

還有一點時間,我找了家德克士,點了個套餐。並到廁所洗了把臉,把臉上一層風沙洗掉。吃了一會兒,看看手表,時間快到了,隨手把沒吃完的漢堡包走,趕緊去趕車。


從太原始發的這班K374/K371列車的車況比前次搭的好很多。車廂內部似乎裝修過,走道和臥舖間加裝了隔板,只差將門給裝上去,就可跟軟臥無異。床單、床鋪整潔許多,也沒有奇怪的異味。之前搭的2672列車根本不能比。但是列車的內部狀況又似乎不是和車種等級成正比,因為之前搭乘的T192也蠻爛的。我猜想和車次有關。若是城鄉之間,且是夕發朝至的列車,人潮眾多,龍蛇混雜,車內就較為混亂。

列車員換完票沒多久,列車長走了進來,對幾位乘客詢問登記了一些東西。到了我們這裡時,問到了我,請我出示了證件。我拿出台胞證,列車長見到台胞證,似乎感到有些新奇,便坐下來多聊了幾句。

列車長帶有一點嚴肅但又不失親切,笑著叮嚀著:「那就小心一點,貴重物品記得帶在身邊……注意安全。」

我注意到有特別詢問的,都是要在凌晨下車的,可能是這個時段比較特別,所以要多加注意吧。

我買的是下舖,果然下舖票最搶手不是沒有原因的。空間較大,活動自由。前次搭過中舖就很麻煩,上舖更是折騰。

通常中上舖的旅客都會坐在下舖的床上,這是一種默契。要是認識到像吳超那樣的朋友,整趟火車就不會感到漫長。

結果,這趟火車雖然舒適度遠勝前兩回,但室友卻都是話特少的,連一向不缺話題的我都沒輒。我想,還是同樣為背包客,會比較open吧。


2010/04/05
兖州

雖然這趟火車舒適許多,但我卻不知怎麼樣有點惆悵,心情不大好,睡的不好,幾乎沒睡著。大概凌晨三點多,列車員叫了我準備下車。四點零八分,火車準時抵達兗州。

剪票口外仍聚集不少掮客,吵鬧得不像是寒冷的凌晨。此時的聽見的腔調已變成山東腔了。

我走到售票口,按照計畫想先買下午的動車票到南京。結果竟然沒票了!售票員阿姨講了幾個票,我說我再想想,便走到一旁的時刻表上研究,但是因為被打亂計畫而心情紊亂。

研究其他可行性,包括了我要花在曲阜的時間,抵達南京的時間,要是要搭太久的車乾脆明天再到南京……來來回回龜龜毛毛的問了售票阿姨好幾次,本就繃著一張臉的她最後也被我惹煩了,兇了我一頓,最後我買了下午一點發車,晚上八點四十四分到達南京的1033列車。

走出兖州火車站,天還是黑的,兗州汽車站就在廣場對面,最早開往曲阜的班車也要六七點。本想找家旅社隨便睡個覺,但冷靜一想又覺得划不來,於是決定到汽車站內等待。一時沒看見前往曲阜的車牌,走出外頭四處亂走了一段,又回去汽車站內的售票窗口詢問,售票員秉持一貫的低劣服務品質,愛理不理的指著最後一個上車口,我再問第一班車什麼時候,她不耐煩的說早上六點。

我走到汽車站另一頭的車口,找了張椅子坐下來等待。

心情超不爽,到外頭買了包菸,到車站外頭抽了起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Judy
  • 看來兗州給你的印象不好嚄~
    不能跟上海這種地方比的
    我們都習慣了
  • 別誤會.....不爽是對自己預估錯誤沒先買好動車票不爽,對於兖州,並沒有好惡啦~~~

    milstein 於 2010/05/25 2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