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昨晚的營火
主要目的其實不只是取暖,
而是將廚餘垃圾燒掉
很自然的
圍繞著營火的我們展開了一次跨國卡拉ok
到後來則變成沙夏的個人獨唱會

今天一樣是在Karakol Valley作one day hiking
昨天是沿著Karakol river的一個支流,
正對著海拔5218公尺的Karakol peak的Uch Tor的河谷作健行
今天則是走另一條支流Kul Tor(我猜Tor應該是吉爾吉斯語的溪流的意思吧)

基本景色跟昨天的有些類似
但卻富有很多不同的細節
昨天是前往冰河之路
所以一路上的景觀是從草原進到Rock堆裡
今天由於是在海拔較低的地方
我們頗為費勁的穿越森林後,
抵達河谷邊的草原
並延著草原向上遊走
與昨天相比是屬於較為可愛的景色
顏色柔和許多,氣候也溫暖不少
溪流與草原以及長綠樹林伴隨著我們
也由於這樣的環境
路上遇到很多群牛羊
被放牧在此
悠閒懶洋洋的在河谷草原上漫步吃草

當我們走近時,他們便會停下來注視著我們,
好像在想著我們是不是他們認識的人似的
我們坐在草地上稍事休息
喝水吃餅乾
看著陽光照耀下的蔥綠河谷潺潺溪水
以及這群站著臥著不發一語的牛群羊群
心想,這次費事跑來吉爾吉斯
跟別的背包客相比,又千里迢迢跑進來這個偏遠的地方,
或許為的就是這麼一個悠閒的時刻吧


繼續往下走還是走到上游的亂石堆了
這次只進入一小段就返回了
昨天已經看過這一類的景象
回到營地,趕緊把渡溪時不慎踩濕的鞋子換下
其實天氣溫暖,走了一整天鞋子也已經快要乾了
接著又是等待沙夏煮好吃的晚餐
這次健行的每次晚餐都很期待
後來Slava跟我們說,他們dostuck是比較注重這一點的,
吃的是比別家公司好吃許多
因為他們覺得吃是很重要的
要吃的爽一點
所以食材攜帶的也較繁雜笨重些


從黃昏到天黑
河谷從溫暖漸漸寒冷
我們也穿起外套,羽絨衣,以及毛帽,
等待晚餐的過程,
黃通常和莎夏以及魯斯坦閒話家常
我和Slava聊了不少,
他的父親是一位登山家
蘇聯時期,所有高於5000m的山都登上去過,
他小時候就開始爬山,
然而,正因為他的父親是登山家,
深知登山的風險,
所以關於爬山,他不是被支持的
然而,本身就是登山家的父親,一定也知道,
爬山的衝動,這種事情,是阻止不了的,
因為那是關於征服、挑戰極限,以及團隊合作…的美好過程
Slava說,登山像是自我的測試
測試自己的極限

這個對於登山的哲學的闡述,
顯然的,
他喜歡登山

我相信從登山的思維去延伸
他會是個很好的traveller,他去過歐洲,接下來想去美國,
他父母分別來自俄國和保加利亞
許多親戚則散居世界各處
他說也許有朝一日
他也將會到台灣

我說,依照你們的能耐
(便宜運動鞋,不防水的夾克跟褲子,很舊的背包……走在這種崎嶇爛泥的山路健步如飛)
台灣的山應該很簡單
征服台灣百岳
台灣的媒體勢必小題大作一番
因為你們來自吉爾吉斯
對我們而言很遙遠陌生的國家


晚餐必定是以番茄洋蔥沙拉加伏特加開場的
今天的開場乾杯是,
Slava說,希望有一天可以到台灣去。
然後大家一飲而盡杯中的伏特加
瞬間把身體都燒暖了起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