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邊遇到一個很機車的中國人,
就是那種典型的,要強迫別人認同他觀點的人。
我記得我們在聊天時,我很自然的用了Taiwanese,
這個人就在旁邊插話
I feel uncomfortable about this word.
當下大家都覺得這人莫名其妙….

隔天他更誇張,
後來隔天來了一個加拿大人,
大家禮貌性的從些例行問題寒喧起,
我說我台灣人,
他也很自然的說oh it’s a nice country…
這個阿六仔又插話I don’t think Taiwan is a country
我跟加拿大仔互作鬼臉: “leave him alone….!”

除此之外,當天晚上吃晚餐時,
也有些不大愉快的,關於中國(漢)人的經驗。
後來我跟Simon決定不跟著這群連吃飯都決定不了的人一起,
就脫隊跑去吃牛肉麵了,
回YH後,
我跟Simon喝著新疆啤酒,

瘋狂的開始批判我們對一些事情的觀察,

包括我們看到的一些不好的現象。
他是外國人,居住在上海,
就是一堆女人因為見到他是外國人就異常主動
他說他可以理解他們的好奇,
或者想掉跟外國人認識的動機,
然而,有的人,真的是太誇張,
讓他實在是無法忍受
他實在無法忍受這種自己都沒察覺的自卑感。

另一方面,也有那種老外,
在本國是個廢渣,
卻跑來中國,享受因為白皮膚帶來的虛幻肯定,
或者是明明已經來到上海,
卻打從心底看不起中國人,
封閉在自己自以為高貴的小圈圈裡
這些,都是Simon嚴厲批判的。

我只能說會變成兄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種憤世嫉俗,類比於我一天到晚不爽的週遭,
都是一樣的啊!
我說,一般兩岸都咸認為,
中華文化有不少東西,在台灣保存的比大陸好,
然而,壞的東西也一併保存下來,
就是虛偽!
令人作噁!

要是聊的起來,
我總是會激動。

Simon笑著說:
I really like your many gestures when talking something, it’s very…
哈,我知道他要說的,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說到high起來的時候,表情豐富,情感強烈,
感染力特強!
I know, many people told me this, but I am always not aware of this.
他說: oh, please do not change.
他大概是怕這樣一說反而使我意識到,以後講話都會變的不自然吧
其實根本不用擔心
我就是這樣子的人,這一點很難改變的吧
更何況我也喜歡這樣的自己
這次旅行,認識很多朋友,
從聖彼得堡和yh staff聊到深夜,
往哈薩克阿拉木圖的深夜火車裡,
和Wouter他們聊我的羅馬想像,
在吉爾吉斯比什凱客和留美聊到喀什,
在烏茲別克,布哈拉往希瓦的沙漠公路上,
和Mavluda聊怎麼易容成阿拉伯人,
或者在烏魯木齊和上海搞戲劇的大姊斗膽的說起悲劇,
我更加知道我自己是這樣子充滿熱情的人,
在台灣我讓許多人這樣子感覺,
即使是對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
即使語言能力不夠好,
卻都能還是因為我散放出的感染力,
因為被感染到而回報以開懷的笑容,
我更認識了自己,也因為喜歡這樣的自己,
而有了更多自我肯定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