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lass

Simon非常的熱忱的學習中文,
記下我們說到的一些有意思的字詞,
寫在簿子裡,晚上就跑去地下室那邊練習,
他問了我許多的中文
我一一傳授
通常都是從談笑之間衍伸而來
比方說……吃屎吧
我就自然的用eat shit…..
Simon就作了個把shit往人家臉上砸的動作….
之前他在車上看見中文標語
“請勿拋扔垃圾”
我們就開始教他辨別當中細微的差異:
砸、丟、拋、扔、投….

因為我們講一講就會接龍各種很機車的賤話以及動作
比方說把大便抹到別人臉上
擦、拭、塗、抹…

或是說踩到大便了
踩、踏、蹬、輾……

踩到大便,然後往人家身上踩….
踹、踢、蹴….

“砸大便在你的臉上”
“把大便塗到你的臉上”
“你踩到大便”
…….
照樣照句

我還教一些
台灣普通話的習慣用語
如:
“….不行”
“…..到爆”

你賤到不行
這茶難喝到不行
你噁心到爆

再加上幹就很好了,

“幹,這瓶啤酒難喝到爆”

如果是要用在正面形容,
比較困難
且容易混淆意思
ex:
這道丁丁炒面好吃到不行

“….到不行”其實很難解釋
用在正面的形容
比較像是一個人因為這個事物太棒,
導致快要承受不住
字面上好像不行是不好的意思
其實是正面用意

也不知道法國佬聽懂沒有


這幾天下來,
Simon非常勤奮的將這些話使用在日常用語中,
但是因為不是母語,
所以經常會用的不通順

“我懂…到爆”
“那是紅色的到爆”

我就會馬上糾正他
到爆通常要用在形容詞,且是帶有比較級的形容詞,
如冷,熱,高興,
形狀,顏色這類屬性形容詞,並不適用。

幹的用法也是
因為髒話涉及的是很微妙的心裡狀態,
對於外國人而言要掌握的好並不容易
不過,這幾天下來,
我想就這些粗話的領域來說,
Simon到後來可說使用的非常熟稔
就髒話界來講,或者說就幹這個字的運用,
他算是很流利的了

不過用的太爽,以致於過於氾濫了點,
因為我本來今天要離開,
昨天晚上,他跑到一樓找我,
一到門外就超大聲喊

幹,宏霖你在哪一間啊?
幹,你明天不要走
幹,你如果明天就走,你就是笨蛋
幹,你如果明天走,你就賤到爆

幸好這邊沒有其他台灣人,
要不然他用的幹的頻率真是超高的,
到了無處不幹的地步
而且他跟Yvan又很喜歡在那邊大呼小叫,
學羊被宰的叫聲,青年旅舍雞犬不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