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流水帳跳過了許多東西,
許多的感動,
許多的擁抱。


在塔什庫爾干,
我和漢娜遇到了美國人Steve,
兩天前在喀什青旅其實已經遇到了,
他晚了我們一天上來塔縣,
他要前往巴基斯坦。
他所知道的資訊是,
可以在塔縣搭乘每天一班的公車前去,
至於簽證問題,他和漢娜一樣,沒有確切的資訊,
似乎可以在邊界處就地辦理。

其實,關於前往巴基斯坦的資訊,
一直都不明朗,Lonely Planet上的資訊,
以及我們在喀什的打聽,
都不得要領。

我去詢問過公車,
票價很貴,不知何故。
包車前往邊境要便宜的多。
因此,我們便決定同行。

我要一走喀拉崑崙公路,
到邊界後返回──如同許多的中國旅行者一樣。
他和漢娜則是繼續他們的計畫,前往巴基斯坦。

其實資訊還是不盡正確…
第二天一早,
急著要前往巴基斯坦的Steve催促大家,
而較早起來的我,再和旅舍老闆娘確認車子事宜,
這時才得知,
所謂包車前往邊界,
指的是說,海關檢查站會特許放行,
讓遊客以及車得以繼續前往邊界所在,
否則依照一般流程,除了國際巴士,
所有車輛是不允許通過檢查站繼續前進的。
簡單的說就是官員會讓我們”偷渡”到邊界,
拍拍照像留念而回,
時間不能太久。

而這是針對本國以及台港澳人而言,
對於外國人而言,則是不允許的,
包車是會被檔下來的。

而這個時候,已經超過十一點,國際班車的時間了……
意味著我們必須多停留一天。


Steve非常不爽地指責我,
若不是我,他自己就可以前進巴基斯坦,
我的資訊反而造成了紊亂。
我很不爽,跟他言語齟齵了起來。
氣氛變的很差。

旅舍老闆娘建議我們打車到海關去問明白,
如果他們仍然不相信的話。
海關很近,就在塔縣而已。5分鐘就到了。

於是我們三人打車過去。
在計程車上,
Steve突然說

“Henry, I want to say sorry to you.”
“You just want to help, and you indeed help me a lot.”


......
Steve是個藝術家,
他帶著一幅巨畫在旅行著,
他把畫捲起來扛著,
長度比一個人還高。
竟然有人會帶著這個東西旅行。

前一晚,我們還有另一個以色列室友Gil,
入住塔什庫爾干的便宜旅舍,
狹小,且空氣流通不佳,
老舊的暖氣,入了夜的外頭氣溫很低。
我們躺著聊著天,到後來聽著他訴說他正在進行的東西。
他的語調有點慵懶溫吞,
會讓你感覺到這個人很酷。

最後要入睡了,Gil和我,以及漢娜,
三人合力作勢要將立在中央的蠟燭吹熄
三人鼓著頰要吹熄距離我們約兩步之遙的燭火,
那是Steve點的,說這樣可以更溫暖。
對於我們三人裝可愛的舉動,
Steve很酷的說
Ok….i will extinguish it…
“I said, I will go out it…”



......
到了海關站,辦事員見我們到來,
似乎就預期什麼似的,
把出境表格給我們填,
催促我們趕快。
我看見那裡有個車票售票處,
我們完全弄不清楚狀況。
會說中文的我,
嘗試弄清楚。
原來,那輛十一點發車的公車,
現在十二點半了,
還在海關這裡,辦些手續。

其實很多人都是直接來這邊買票搭車的。
至於簽證。

原來,就是這裡辦!!!!
如今,我們終於得到最新最正確的資訊。
意即,他們當下就可以順利前往巴基斯坦了。

他們買好票後,
就前往安檢台,準備通關了。
我原本幫漢娜提著一個包,
這時便交還給她。
整個情況其實有點匆忙,
因為本以為又得多待一天了
想不到馬上就是離別時刻。
我停在要前往安檢櫃檯的走道口,
把包包還給漢娜,我看著正低頭打理的她說:
“Hannah,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她沒有意識到。
因為她以為這班公車可以在邊界把我放下,
我再跟其他包車返回即可。

“maybe you can ask the bus to drop you in the border”她說

“no, the bus cannot stop after crossing the checking point”

“......”

我伸出我的右手準備握手道別
“take care”
漢娜卻對著我微笑敞開雙臂,
霎時我便腦筋一片空白,
抱住了她,
"...take care..."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nice to meet you..."她說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瞬間。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