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0

一早醒來, Hostel安安靜靜的,前台也沒人看守,其他人都還在睡夢中。我把床單放到回收處,四處拍拍幾張照,再點了根煙享受旅行最後的放縱,然後就拖著行李離開了,沒有遇到任何人。但是前一晚已經預先和Clay說過再見。

到了車站買了特急票,沒一會兒就抵達機場,此時還早,快快的check-in完,辦完離境手續,就到登機門等待。此時腦袋似乎空白,又似乎在胡思亂想。看著落地窗外,飛機起降,地面上運送行李的貨車忙碌奔走。隔壁登機口正關閉,飛機緩緩後退,原地轉彎,駛上跑道,加速起飛。

機場是旅行的起點或終點,也是心情的轉換點。我突然想起很多事情,包括在鹽湖城機場等待午夜的飛機;凌晨抵達紐約上空所見的夜景。抵達莫斯科機場的慌亂,以及聖彼得堡機場的尋找資訊中心未果的焦躁;在烏茲別克塔什甘機場外的荒涼小餐廳,和卡拉卡爾帕克族面孔的阿姨,默默的看著吵鬧的電視節目。以及在吉爾吉斯比什凱克機場出境時,被問到留宿證明時,以為無法離境而突然緊張的心情。

在採光明亮整潔的候機大廳裡,突然的被一陣強烈的寂寞感襲擊,感到沮喪與孤獨。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