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慶北路下車,順道經過保安宮,我只在前殿駐足,雙手合十向神明默禱:「下次帶妳一起過來」。拿起手機想拍幾張照片,我收到妳的簡訊。

我想妳。

回到內湖,到附近的小湖走了走,心裡都是妳,一切日常的風景都想要告訴妳。我拿起手機隨意拍攝,彷彿妳就在這裡,跟著我隨意的走,這裡不是什麼美景,但有我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







*****
表弟想要休學早早出來賺錢,從高雄跑到台北寄宿我們家,想要把市場活學起來,勤快地每天一早就到市場工作,至少現在我不用擔心母親過分勞累。十七歲的表弟長到一米八,粗活細活都可以傳授給他。我還沒跟他談,但又覺得恐怕也談不上來,他說,真的是不想唸書了。

老舊的公寓應該有四十年歷史,捷運通車,房價已經翻了好幾翻。母親總說住的習慣了,始終抱著一個夢想要將它買回來,這間房子當初為了抵父親的賭債給拍賣掉了。我不直接潑她冷水,淡淡的笑笑著說:「再看看吧。」

晚上夜市開張,我晃到熟悉的豆花店,打了通電話給朋友,問他在不在內湖,他在,但是不方便出來,我說沒關係,我也是臨時想到的。下週末,文要上來台北,我們約好再到湖畔去,邊喝啤酒邊聊天。

我點了份豆花內用,在這邊吃比外帶還要划算許多,外帶的紙碗裝的份量不及內用的一半,但是反而太大碗了些,如果跟妳兩個人合吃一碗正好,我看見隔壁桌情侶就是這樣。「帶走的話份量少很多。」他們也這麼說著。

妳說妳也想我。

於是這碗豆花變的比全糖還要double甜。吃完有些飽,我再走到湖畔散散步。晚上許多跑步運動的人,我走的很慢很慢,夜裡的湖很寧靜,天空多雲,但星月之光仍隱約透過了雲照耀在山頂上。















*****
幸福的太過分,產生了不敢相信,而開始害怕,因為過往的經歷使內心不安,害怕幸福會在下一秒鐘灰飛湮滅,下一秒就什麼都不見了。但其實幸福沒有不見,且仍一波波席捲而來,老天似乎正在策劃一場惡意的玩笑,祂定要攻破我們的心防,使我們相信幸福,然後再殘酷的摧毀這一切。

「但是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神」我倔強的想。在我的心中,也有另一個從自我超越出來的神,可以用以對抗祢的惡意。我知道我們終其一生都在神人之間掙扎,我們畢竟只是人類,但是這份奮鬥與掙扎,足以使我自我感覺偉大,而得以繼續抗衡。


*****
隔天一早醒來,又開始想妳,發了封不知所云的簡訊給妳。

到市場看了看,今天生意不好。我已經發了神經,什麼瑣碎的東西都想告訴妳,把籠子裡的zau dei gai都拍了拍。說說話,晃晃市場,又拍了幾張。回家收拾,回新竹,有妳在的新竹。





























*****
快到新竹已是午後,天空的烏雲迅速的堆了起來,間歇性的飄了一點雨,等一會兒又會是大雨嗎?原本被烈陽烤的炎熱的城市迅速籠罩在不安之中,靜靜等候第一道雷電揭開暴雨的序幕。但是再怎麼狂風暴雨,最後雨過天晴,城市又散發出痛快洗滌後的清爽。

即使幸福之後等待著的可能是猜忌,不安,嫉妒,厭倦,但既然這是正常的自然現象,只要勇敢的相信自己的情感,也相信對方當如是,那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放馬過來吧。

回住處打開電腦,趕緊整理照片,寫東寫西,太多話想要告訴妳。沒一會兒已經下午四點,記得禮拜天妳會到光復路恆毅中心上課,距離我這不遠,我忘記是四點還是五點下課,現在四點,我騎車過去,我想看見妳。

但是我又不敢直接撞見妳,只敢停在對街,遠遠的看著從大樓裡走出的人,從中找尋妳的身影。要是妳真的出現,我想我還是會鼓起勇氣,跑過街找妳,我會先說對不起,突然的跑過來,沒給妳心理準備,我想妳。見妳一面已經滿足,趁沒下雨,妳小心騎車,趕緊回去。

五點二十了仍不見妳的蹤影,看來是我記錯了什麼。其實多少感到慶幸,因為要是真的看見了妳,想必又會影響妳的心情。我真的很自私,只顧自己想見妳的心情,連妳要看書的時間與心情都不管了。幸好妳沒出現。我還有種解脫的高興,因為我用行動回應了自己心中那份急切思念妳的心情,我誠實的對待了自己,我是笨蛋,我是傻子,瘋狂的迷戀著妳。

吃了沒有?想問妳。睡的好嗎?針灸有沒有效果?皮膚還鬧不鬧脾氣?我是個嘮叨的人……即使不在妳耳邊唸妳,也會胡亂猜想,該怎麼處理?跑到別的城市,獨自一人的時候,也想要跟妳分享一切,分享我週遭的日常風景。

07/17/2011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AKau
  • 很尋常的風景....但是在你的鏡頭下卻很有意境呢!!!
    再配上文字....一整個很有感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