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低調,還是偶爾會提起工作的近況。
不過近來,卻是很久隻字未提。

我們部門的狀況看來是不樂觀的了。
已經從第二個源得知收掉的風聲。
在其他家公司風起雲湧跳入作這一塊領域的同時,
擁有龐大資源的敝公司,卻要自廢武功的將這高毛率有發展性的產品腰斬。
再次說明了,許多事情往往操之在人的主觀,而非客觀的評估。

小廠不屑推,
大廠又推不進去。

要搞高毛率,
又要嚴格控管投入研發成本,
兩邊不討好,
結果就是進也不成,退也可惜。

2008次貸風暴引發,急著做切割,
2010看見高毛率,急著併回來
現在2011二次衰退,又隨便的要放棄,
開罪了所有曾經投入心血的同仁工程師,
對於這樣的公司,
感到非常失望。
我向來對公司沒有主觀情感,
我所失望的是,這樣一個龍頭,
也這樣不專業的草率行事。
我的悲觀主義得到驗證。

也算正合我意,
畢竟,我本就還有更大的夢想等著實現。

多事之秋,
紛亂不平。
雖然這幾年狀況顛簸,
可以說是人生的又一次起伏。

2002年是最低潮,
2005年則擺脫那些過去,
2005~2008是最好的時機,我有一份工作,生活踏實。
而2009至今,又逐步down入低峰。

私領域公領域皆然。

2010年的旅行,是這個心態的代表性的行動。
2011至今,則是這個行動的延續。
家裡的事情,
感情的事情,
工作的事情,
一切都在波折,都在動盪。
這些已經發生的,在網誌上已經或多或少提及,

我想再過一段時間,事情總會過去,
又會是一段人生的相對風順時期。

那現在,應該就是光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刻。

我拉長時間軸,卻也發現,一次的波峰波谷,相對前一次的起伏,總還是逐步上升的。
我總在這個時刻,激動泛淚的相信,
是的,我還是越來越好的。
幸好,一切還是越來越好的。

如今,
等待著我的,
也許是親人的死亡,
也許是和林氏家族之疏遠的完全確立,
也許是愛情的考驗,
也許是自己的心魔,

好友Simon和我在msn上聊了很多,
我與他都在這個時刻,面臨demon的考驗,
這是地獄,我知道。
人生總是一場地獄。

我們不約而同的自嘲著,
「也許最後會在精神病院度過吧」

我們希望有一天能再見到彼此,
像在喀什一樣,暢談通宵。

他使我領悟到,
痛苦無關個人,無關國籍,
而是一個感知性強的人,
必定擁有的命運。

有人對此嗤之以鼻,
說我自尋煩惱,自以為是悲劇人物。
但是會這樣說的人,
自己其實也在自己的悲劇之中。

2011年已經進入下半,
現在,我強烈的認識到,
自己正進入一個轉變的時期。

我換了房子,
正背後代表的更深的意義是:我想要有一個自我的領域。一個家的東西。
我已經完成一趟小旅行,且確立了真正的旅行的意志。
我的心態變了,我頭一次強烈的、自私的、偏執的、幸福的、痛苦的,
把自己投入到一個人,
像是要把握人生最後一次年輕的尾巴,
進行一場無怨無悔的壯遊

心理上的壯遊,便是這場情感的冒險、豪賭,
實際上的壯遊,便是一場環遊世界的歷程。

笑我不切實際也好,
因為當我完成了之後,度過了這段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我們將以閃亮豋場的姿態,
出現在眾人面前。
不論是尋常的城市繁華街頭的擦肩而過的陌生人,
點頭之交的同事朋友的應酬

或者是多年摯友的飯局、婚禮,

在任何時刻對待任何他人
我們,都會是那令人羨慕無比的個體。

擁有無可比擬的回憶,
擁有痛苦掙扎,彼此折磨,眼淚與爭吵的過往,
一番極強烈的陣痛,
分娩而出的最真實的幸福。

我是個極怪異的人
我很早很早就知道,
兩種極端的結局等待著我。
而我要用盡所有的能量,朝那個光明前進。

我很抱歉我傷害了別人,
我給人快樂,也給人痛苦。
這不是一場尋常的愛情
因為我不是一個尋常的凡人

但我會死硬撐著,折磨著自己與他人
為的就是那痛苦分娩而出的最美麗的天使--神。

我正在孕育我的神。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