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落格不再更新。
新部落格在
http://milstein0327.blogspot.com/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am interested in it. Am I really interested in it?
I am willing to do it. Am I really willing to do it?

Am I capable of it? That's not the point.
Will I be used to it? That's not the point.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9 Wed 2012 17:27
  • 無悔

看著那時寫下的文字,心情仍然會一陣激動。當時到底是處在什麼樣的心情,而能寫下這樣的東西呢?

「2011年的秋天,我進行了一趟為期三個月的旅程,從俄羅斯聖彼得堡到中國廈門,搭上中遠之星客輪回到台灣……」

對許多人而言,這樣的一段陳述,是只能存在於年少的心中的豪語,並隨著遠去的青春而消逝的夢想。但是,在我心中-這場旅行的當事者,這句陳述背後的意涵,遠遠超過文字所能傳達的,唯一能確知的是,對我而言,那不是一種僅僅只能被拿來炫耀說嘴的經歷。我不否認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人生中這樣一次的旅行,如果只是拿來在話局中對著一雙雙期待的眼神,用自滿的神情去描述那時那地,「我在那裡」的事實,我感到我分享的僅僅只是那段心情的萬中之一……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addition to the happiness of being a fighter for the cause of socialism, fate gave me the happiness of being her husband. During the almost forty years of our life together she remained an inexhaustible source of love, magnanimity, and tenderness. She underwent great sufferings, especially in the last period of our lives. But I find some comfort in the fact that she also knew days of happiness.

For forty-three years of my conscious life I have remained a revolutionist; for forty-two of them I have fought under the banner of Marxism. If I had to begin all over again I would of course try to avoid this or that mistake, but the main course of my life would remain unchanged. I shall die a proletarian revolutionist, a Marxist, a dialectical materialist, and, consequently, an irreconcilable atheist. My faith in the communist future of mankind is not less ardent, indeed it is firmer today, than it was in the days of my youth.

Natasha has just come up to the window from the courtyard and opened it wider so that the air may enter more freely into my room. I can see the bright green strip of grass beneath the wall, and the clear blue sky above the wall, and sunlight everywhere. Life is beautiful. Let the future generations cleanse it of all evil, oppression and violence, and enjoy it to the full.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ho in us is reading now?
Feel odd...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給他人的疏離感,早就不是什麼秘密。「我是一個疏離的人」,就像是「地球是圓的」,「太陽從東邊升起來」一樣,是一件在過去的歲月裡一次次的証實而得的事實。我既不想變成那樣可以單純的敞開心胸和眾人為伍,踽踽獨行的自己便是必須接受的事實。過分想要關切我隱私的人,我可以圓滑世故的打太極應對。

然而,對於親人也同樣有這種情感,這便叫人真正體認到自己孤獨的事實,來自社會規範的教條,「因為是親人,所以……」這更激起我反抗的情緒,我難以忍受強加我的意志而要我做出回應的詢問。即便說是關心,也難以不教我存疑這份真心只是種藉口,因為真正的關心應該是對我的整個人整個情況有想要了解的意圖,不去知道我的性格、歷史、心路歷程,而隨便拿一套規則來切入,我感到是種虛偽。於是我落入唯我論的世界觀之中,有成為偏執的瘋子的危機。

內省的動作絕不可免,引入溫和的理念來中和我的憤世嫉俗,以免逐步變成硬梆梆的鐵塊,成為難以接近的老頑固。但我並不能虛偽的以為,自己將百分之百變成另一種人,而是在有意識的情形下,了解自己,保有自己,同時也習得應對世界的完整方案。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igur Ros的音樂相較起Explosions in the Sky,音色比較明亮,比較有壯闊的氣勢,給人正面的力量。
後者的音樂聽起來更貼近人世之間較冷酷的真實面,總有點躁鬱反抗暴走的意味。「非這麼做不可!」大概是這種味道。
一年多聽下來,Sigur Ros的音樂更為耐聽,正面感動的力量給予我勇氣。是來自冰島的自然壯闊先天上賦予他們的音樂明亮清澈嗎?

《Takk》根本就是我的治癒系音樂排行榜第一名....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3 Fri 2011 17:19
  • 樂觀

覺得人生的一切都會復歸虛無,於是喪失了追求的動力,即使快樂降臨己身,也因為對即將到來的消失而感到哀傷,於是靈魂始終蒙上一層抹不去的陰霾,沒有辦法敞開心胸的接納歡笑。對「時間」的感知,我們有了先與後的概念。因此,因為有快樂的笑語在前,無語的寂靜在後,我們便當作同一種東西經歷了歡愉與消亡的過程,而已為那個東西原來終究還是消失,而把這場空無當作該物的本性,一切本不存在。

歡笑會是虛幻的嗎?假使我們擺脫時間的桎梏,僅僅活在每一瞬間,那麼,當下的快樂便是和當下的虛無等價的事情。定義孰者為真孰者為假就失去了意義。於是,「覺得一切終將消亡(的那一瞬間)而悲傷」與「覺得一切都會快樂而喜悅」便成了等價的陳述,要做前者還是後者,就只是簡單的選擇問題。

驀然回首一場悲劇,與霎時驚覺一回精采,我總傾向將前者收歸情感的記憶之中,因為悲傷的感受有種淨化的悲美,自以為從獸性的喜悅中超越而出。難道動物就不會悲傷嗎?也許我是自以為是的人類,自以為悲傷的深沉是人類獨有。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22
原本可以好整以暇的去搭下午的飛機,結果竟然又是一段驚心動魄的趕路。旅行啟程時已經經歷過趕不上飛機的緊張,此次還特別留心注意時間,結果一連串的小差錯、小疏忽,終於還是釀成趕不上飛機的悲劇。

首先是我貪圖最後一天的悠閒,在旅舍吃完早餐才走,早餐是在隔壁市場買的飯糰跟豆漿,再來是搭地鐵時發生的意外:機器吃錢!我們被吃錢後,又沒能當機立斷,認賠了事,而是等工作人員來,耗了一番功夫開機檢查,結果也沒看到我們的錢幣,可能是後來其他人買票成功,順利的run了一run,把卡住的錢都清掉了。沒有證據,工作人員說他不能賠錢,兩邊僵持不下,他就提議他帶我們進閘,然後他通報機場站那頭,到時讓我們出閘。我們覺得這一招極不可靠,沒準機場那邊把我們擋下,到時又是一番折騰。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2 Thu 2011 10:44
  • 上海



2011/10/21
心情不好,昨晚我們坐在平江畔聊到很晚,今天起的有點晚。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