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的海平線-誠懇的態度


近年來諸多紀錄片雨後春筍般接連推出,若時間與地點允許,我會盡量去觀看。
而綠的海平線則是我認為其中的佳作。


紀錄片反映的是導演的觀點,和透過這個觀點所希望我們看到的事情。「綠的海
平線」講述的是在二戰期間,日本從台灣募集的八千多名少年工的故事,他們的
工作是到日本接受訓練之後建造戰鬥機,然而飛機還沒來得及造出來,戰爭就已
經結束了,戰後日本放棄了台灣的統治,他們失去了祖國,然後看到了另一個軍
紀散漫貪污腐敗的祖國踏上了他們的故鄉,有些人選擇回來台灣,有些人選擇投
奔海峽另一邊的祖國,有些人則待在日本,不管那一條路,都讓他們深切的感受
到,自從他們懷著愛國心離開了故鄉踏上了日本國土起,就註定了他們孤兒的命
運,看著淚眼縱橫並且此後竟再不相見的父母;和好友流散四方多年以後輾轉得
知他的死訊,他們的青春在時代的巨輪之下輕易的被輾碎並且遺忘了,悲劇,悄
悄的上演以及落幕,幾乎沒有任何關注。


這樣的題材放在今日更有其必要,我們的教育嚴重忽略了自己的歷史,過去被壓
抑,記憶被抹煞,沒有歷史的國家,永遠都只能沉輪在無窮盡的內耗之中,沒有
強有力的向心認同。


在技巧上,由於本片是回憶錄性質的紀錄片,因此多半以訪談、老相片、以及旁
白為主。而導演郭亮吟在既有的材料中把品質盡可能的提高,包括旁白的語調,
以經過琢磨之後的優美正確的台語為主,當中的字幕翻譯也盡可能的務求精確,
而非用時下隨便用北京話直翻音的錯誤台語。片長僅約一小時,但是小環節處卻
力求精確,是個小而美的高品質之作。


最重要,也是最敏感的一點,放在今日的台灣甚至是有點可悲的,關於當中牽涉
到的政治敏感議題。我非常欣賞的是,導演站在的是一個宏觀的角度來挖掘歷史
,因此不會刻意去強調某些會牽動敏感神經的事件,但是另一方面,假使口述歷
史會呈述些令某些人不認同的觀點,導演也不會刻意迴避。這是我最欣賞的態度
,她代表的是最真實而宏觀的觀點。


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我看到有些電影會利用政治的力量達到其宣傳的效果,反
而稀釋了原本紀錄的觀點所要呈現的事情,對於其昭示的議題,其實只有薄弱的
呈現。我不喜歡一部電影需要靠炒作某些政治正確的議題來達到宣傳,儘管我們
明白在台灣,電影的行銷管道異常窄小,但作為藝術,作為傳播媒介,尤其是作
為講求真相的紀錄片,不應該讓太多雜音來掩蓋其實電影就可以透露的聲音。同
樣的,在情感面的處理上應力求中立,避免刻意導向情感的宣洩。因此,綠的海
平線雖然有些缺點,但是導演為這部電影安放的適切位置,是我最讚賞的。


06/18/2006  Milstein


創作者介紹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綠的海平線
  • 您好, 感謝您的分享與記錄, 想要請問您是否可以將本文轉貼於
    【綠的海平線】部落格, 謝謝您!

    綠的海平線 | 工作人員
  • milstein
  • hi你好

    歡迎轉載
    也很期待導演的下一個作品

    Milstein

  • 綠的海平線
  • 感謝您!

    綠的海平線 | 工作人員
  • singlebag
  • Milstein:
    綠的海平線導演正在拍關於立石鐵臣的記錄片
    因緣際會在網路上找到我的部落格
    因此跟他的朋友(曾參與綠的海平線工作)
    目前也在建研所就讀的學妹於昨天聯繫上我
    透過學妹轉寄給我的文章得知是你寫的
    感覺對相同領域與議題關切的朋友
    往往有一條看不見的線牽引著也這麼拉近了距離
    這算是颱風天最令我高興的消息了

    小麥
  • milstein
  • 那篇文章是很久很久以前寫的耶
    關於還原歷史的紀錄片,我後來有跑到清大思想沙龍去看
    黑蝙蝠中隊的紀錄片
    關於紀錄片我是覺得普普通通,不過好像是香港鳳凰電視台拍的
    作為還原歷史而言,算是可以接受的了
    不過,比較好笑的是旁人的態度
    我在網誌上提到過的,這個事件被旁人用來炒作做政治目的的事
    情。關於龍應台,儘管聽到不少她的事蹟,不過對她沒有什麼特
    別的意見,只是這件事情之後,就一下子把累積的對她的負面形
    象給建立的立體起來了。
    回過頭講,綠的海平線的導演所採取的立場,就值得讓人鼓掌了
    號稱自己最中立的人,常常就是偏見最深的人
    太過小心翼翼的創作者,又反而讓作品失焦
    我覺得,重點其實在於大家把所有的立場都劃分的太簡單了
    好像挖過去的歷史就是在為特定黨派背書似的
    其實只要單純而堅定的知道自己的定位,在於呈現歷史
    那麼內容的敏感性,就會變的微不足道了
    我覺得我們這個壁壘分明的社會,固然動輒劃分藍綠是很討厭的事情
    但是太過小心翼翼噤若寒蟬,又太畏畏縮縮了
    很期待導演的下一部作品,希望有任何訊息能夠馬上通知啊~~

    Milst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