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從未見過這家的主人帶著小黑狗出去外面玩耍,我以為小黑狗跟之前的米格魯一樣,有著不夠盡責的主人,只將他們囚禁在這裡,使他們精神萎靡,鬱悶焦躁。


我一直不甚喜歡人豢養寵物的行為,小時候我曾和朋友說:「你怎麼知道他想被你養呢?」「一隻狗向主人搖尾乞食撒嬌,主人覺得很可愛而感覺開心,我不大喜歡狗的這種模樣,以及這個相處機制」當時朋友的回應是這樣的:「能夠有吃有住,有什麼不好的呢?」「狗就是這樣,他哪會想那麼多。」我只回:「不管狗懂不懂,總之我不喜歡這種人狗互動」如今想來,又在在是證明了我的自覺性發展的極早。所以投射了這番自覺到人狗之間,既不喜歡狗搖尾討好,也不大樂見從對自己撒嬌的狗獲得喜悅的主人。想來是因為將尊嚴位階拉的極高所致,因而對對自己搖尾巴的狗不感興趣,以及將人之情感之獲得限定在僅來自於人才有實質意義,這是後來對我的思維的解釋,後者有點存在主義式的思考。


那麼,小黑狗是可憐的嗎?我想將他的項鍊解開,釋放他。但是,我覺得他可憐會有意義必需建立在幾個前提之上:第一是,他的主人真的沒有帶他出去,第二是,他被關著很不快樂,第三:他意識到自己是不快樂的。然而,光是第一點我就無法確定,因為,從小黑狗的毛色狀況以及屋舍環境來看,他的主人在狗兒的清潔方面做的還不錯,而我有經過小徑,判斷小黑狗在不在的時間,其實僅僅只佔所有時間的一小部份而已,也許平常上班時,小黑狗快快樂樂的到處跑來跑去,傍晚了才回家,週末時才被主人關著整天;也許除了我經過的幾分鐘之外,小黑狗根本就不在家;總之,我的觀察因為不具參考性,因此不能判斷小黑狗是否一直是被關著的,因而不能繼續判斷,他是不自由的,可憐的,不快樂的。第二點是來自我的觀察,然而,我怎麼知道狗的情緒呢?儘管當下我相信他有點不快樂,但是,正如小孩的情緒難以掌握,說不定小黑狗根本就是常保快樂心情,而唯獨被關著的時候看似鬱鬱寡歡罷了!說不定其實他住的很開心啊!第三,則呼應了少年時和朋友的對話,就算小黑狗真的被囚禁,也真的不快樂,他又是否意識到自己是「不快樂的一隻狗」呢?人之所以為人,就在於人會自我意識到不快樂,否則,也就像制約反應一樣,搖鈴而流口水,「就只是不快樂」僅此而已。人因為意識到自己,所以才有進一步的鬱悶。假設小黑狗有思考,也不會和人類一樣,那麼,他是否有這層意識呢?如果他沒有進似人類的這層意識,我們替他做了抉擇,又怎麼會有意義呢?說不定晚餐時間一到,他又高興的跑回來吃飯了啊!


因此,除了滿足自己當下根據不客觀的觀察而起的憐憫,釋放小黑狗是沒有意義的。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