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8
南京-杭州

上鋪室友是很特別的人,我們聊了很多。她並沒有確切的計劃,她剛離職。知道我下一站是杭州,便說那她也去吧。我原本還在思考要不要按照原計畫,最後幾天住連鎖酒店,獨自調整心情。既然與友同行,我便決定繼續入住青年旅舍。於是從樓下拿了幾張位於西湖畔的青年旅舍DM,打電話詢問,沒兩下便定好了。

隔天我便要去南京長途汽車站搭大巴前往杭州,上鋪室友聽我說起南京總統府,則是說要先去那邊逛逛,我們晚點杭州會合。

隔天一早,我和她去吃了早餐,在旅舍酒吧喝了咖啡後,便一起離開。我先帶她去前往總統府的站牌搭車,之後我便搭公交車前往南京長途汽車站。途中經過玄武湖,一時興起便下車去瞧瞧,到了入口,看了看,沒甚麼心情再買票進去遊覽,就轉身離開了,

我在青年旅舍詢問時,似乎較少人選擇坐大巴到杭州。然而,根據我查到的,火車會先往東南到上海,再往西南到杭州。若是坐動車,花費四個半小時,二等座票價一百五十多塊人民幣,若是坐較慢的車種,雖然硬坐較為便宜,只消六七十塊,但就算是T車也得將近六個小時,因此我最初就計劃搭乘大巴,票價一百二十塊錢,走寧杭高速公路南下,走太湖的西側,路徑較短,時間也差不多是四個小時。

到杭州的大巴班次很多,很容易就搭到了車。車況不錯,頗為舒適。其實城際之間的大巴基本上都不錯,

車子沒有坐滿,我右前隔著走道坐著一個男生,正用瑞士刀切著鳳梨吃。旅行時吃的水果太少,在火車上吃的又都乾巴無味,看他吃的津津有味的,口水直流。

車子啟動上路後,那位男生回頭問了我大概多久會到?我回說四個半小時吧,司機說的,但據說順利的話三個多小時就可以到達。這個男生的口音和又是一個不同。

我亂找話題聊天:「那把瑞士刀,很方便啊。」

「是啊。」

「這是朋友送我的。」

我:「好像甚麼刀都有,有指甲刀嗎?」

「沒有。」

「這把瑞士刀,出來時身上帶著很方便。」

他來自江西省的瑞金,我說不好意思沒有聽過。他說:「瑞金你不知道啊?瑞金就是毛主席領導革命的故鄉」。他大概不知道,我這一輩的歷史教科書,還在用「共匪」這個貶詞……

又聊了幾句,他(終於)問:

「要吃鳳梨嗎?」

其實,我的潛意識就是為了鳳梨跟他攀談的吧!

「好啊!!」

(我想我喜形於表應該不至於太明顯吧……?)

他用瑞士刀切了半塊鳳梨分給我,鳳梨很甜,我吃的很過癮,總算吃到比較像樣的水果了。江南的水果畢竟還是比山西要好一些。

心滿意足的吃完後,巴士後面的兩人座上的胖子竟然開始打呼,超大聲!生平最怕這種的,我便把耳機戴上,看著窗外風景略事休息。(我承認一開始的殷勤很大動機是因為覬覦那顆鳳梨……其實我對瑞士刀一點興趣也沒有……)

電視機撥完李連杰主演的玩命對戰後,緊接著播放天下無賊,正好之前一直想看而沒看。我便取下耳機,開始盯著電視。

超好看的啊!原來這麼多梗都是從這邊出來的。電影到了爆梗的橋段時,我和江西人都不約而同的大笑。我趁著空檔發簡訊給之前有留手機的五六個朋友分享,原來天下無賊這麼好看!朋友馬上就都回應了。「台词比较搞笑…」「冯小刚的电影可以看看,黑色幽默。」「台湾看不到吗?」


「二十一世紀,甚麼最貴?人才最貴!」(靠!原來這個梗是從這裡來的。)

「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溝;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謂我何求啊?」(這賊就賊,引經據典幹嘛啊?江西朋友:「這賊很有文化水平。」)

「俺家住在大山裏,在俺村,有人在山道上看灘牛糞,麼帶糞筐,就撿了個石頭片兒,圍著牛糞畫了個圈兒,過幾天想去撿,那牛糞還在。你說,這天下哪有賊?」(這傻根的邏輯真難理解…)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黎叔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我:「這在台灣很流行啊!」江西朋友:「你不知道是從這裡出來的啊?」)

江西朋友頻頻轉頭來看我,和我一起邊看邊笑,「兩岸同胞的笑點都是一樣的嘛!」他好像對此感到頗有興味。車內幾位乘客都在休息或發呆,其實也只有我跟他兩人在那邊邊看邊笑,天下無賊的情節引人入勝,讓人一直盯著電視機。

只是每次看的入神都被廣告硬生插斷,我跟江西朋友都會不自覺的同聲大嘆:

「欸!!!!」

「嘖……」

「這也卡的太剛好了吧?!」

「就是!」

而且廣告就像台灣那種很無言的廣告一樣,會讓人一副窘臉。話說沒出現上次內蒙古旅行時電視拼命重複的腦白精,令人小納悶了一下。(稍後在杭州青年旅舍和大陸室友聊起腦白精,都是一陣譁然。「哇你也知道腦白精啊?」)

大巴接近杭州後有幾段小塞車,這時電影還沒演完,心裡反而希望塞久一點,好讓我把天下無賊給看完。結果,車子還是先抵達杭州北站了。

下車後,江西朋友主動和我交換聯絡方式。他比我小幾歲,這回是到杭州出差的。等一下要直接轉搭接駁車到杭州汽車站去,我因為還沒建立起地理概念,因此打算直接出站找公交車。(其實直接坐接駁車到汽車站是比較快的方式)。

外頭天色陰暗且下著雨,我便在雨中和他握手道別了。我說感謝那半塊鳳梨,很久沒吃到那麼好吃的水果了。

很可惜的是我回新竹後,竟然又不小心把記事本掉了,所以他,以及之後在杭州青年旅舍認識的幾個聊得興高采烈的朋友的名字都給掉了。

出了車站,淋著雨,冷眼穿過圍上來喊拉車的師傅們,到外頭問了一下路,買了個蛋餅邊走邊吃,便去搭乘15路公交車前往西湖北岸的曲院風荷。在車上研究地圖,才發現這實在不是最便捷的路線。到了之後,我再找了遊9路坐到錢王祠,杭州明堂青年旅舍就在那附近。

遊湖的公交車內裝是木頭的,五點後就停班了,這班車也沒開往錢王祠,而是直接繞去火車站。又轉了一次車,總算抵達青年旅舍。

搭乘遊九時,車子走在西湖的北岸,天色暗了,又下著冷雨,往右手邊車窗外看去,可以看見迷迷濛濛的西湖,這就是我第一眼看見的西湖。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