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簡單的劇本對整個團隊,尤其是導演,是個挑戰:一個酷愛旅遊登山的年輕人出了意外被困在岩石狹縫中。不難猜測的是他走的不是一般遊客會走的步道,因此沒有其他人會經過可以救援,此行之前也沒有充分告知行程──總之是個被孤立了的危急情況,這是背景。

背景交待完畢,接著就是自助的過程。但是這樣要撐起整部電影還是不夠,剩下的就是主角在這個過程中的回憶,幻想,心理狀態,情緒……等等。這是整部電影最精采的部份。

Danny Boyle證明了他的才能,利用實驗性質的影像:分割鏡頭,高反差,失焦等等,切合心理狀態的音樂運用,最精采的仍是James Franco的演出,讓這段過程扣人心弦。,否則,這裡的故事情節僅是由主角的片段回憶所組成,但之所以產生令人有繼續看下去的動力的無非就是上述導演與演員的精采表現。

(以下洩漏關鍵劇情)
這樣簡單的故事僅能安插入一到兩個高潮,故而必須將最爆炸性的點適得其所。Aaron最後自斷其臂,殘酷血腥,但要讓觀眾頭皮發麻,不只是畫面本身,有賴於整部電影下來累積的情緒──已經瀕臨崩潰的Aaron,以及這個情況下最後毅然決然的決心。而這又得要再次強調的是:這端看導演和演員在之前的篇幅裡是否說服觀眾進入這個峽谷,才能和Aaron一起痛苦至極,以及得到那分脫困重生的喜悅。

Ps: 出現在片尾的Sigur Ros的Festival是本人鍾愛曲目之一。被使用的真棒…..感動……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