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8

搭新幹線回到京都。

這天晚上的hostel的氣氛是兩週以來最喜歡的。我和Mark從五點多就開始聊天,Mark進去拿菸的時候,我則和另一對來自科羅拉多的情侶 Clay以及Michelle聊了起來。我們跑到門口外,外頭還在下雨,我們躲在門廊內,我分給Michelle一根菸,Clay則是純粹加入我們,本身並不抽。我知道Michelle也是為要加入我們而抽的。

雨水從屋簷滴了下來,屋下的空間很狹窄,我們四人聊一些很好笑的話,笑聲蓋過了雨聲,以及原本該是寧靜的住宅區。我在這裡學會了老美握手的基本起手式,上週另兩位加州來的Nick和Chris示範過,在這裡Clay和 Michelle繼續示範了各種變化形式。我也分享些中國旅行注意事項,比方說令絕大多數人望而生畏的無門廁所……

嚴格說來我不是癮君子,我喜歡的是在旅途中和朋友抽菸聊天時的放鬆感,而這也的確和尼古丁的催化有關係。我多半是唱作俱佳,動作表情豐富,實際相處不像我的文字這般的疏遠氣質。就如現實生活中好友所知,從低級到深層,廣泛的興趣廣泛的愛好,以及一種對事物的熱情,這總是我所散發的特質。中亞之行結識了好友,那些快樂的時光,使我確認了自己的特質之普遍性,所謂認識自己,原來就是如此。旅途中的感受,往往很容易回到存在主義。日常生活所見所聞所思,種種延伸雖然都能回到哲學之道,但旅行之所以美好,就是在於這是一個自己將自己投入到一個擬似尋找的過程中,而排除了日常生活中過多雜蕪的枝節,很容易的感知到存在之命題。

後來,住在樓上私人間的法國長者們也下來,但我們只做點基本交談。他們便回去。我們再跑出去便利商店買零食啤酒,回到旅舍,坐到和室間的榻榻米上,繼續聊天,另位來自加拿大的老背包客Phillip,前台的日本staff Nick,以及剛結束日本出差準備休個週末的台灣女生LinTing也加入了我們,此時清酒供應上門,更是熱鬧。

聊了一陣子,Nick要下班了,便邀大家去不去居酒屋喝一杯?大家早就想去那些隱身小巷弄的izakaya試試,每天回hostel的路上就會經過幾家,上頭寫著粗筆漢字的紅燈籠,掛在木頭櫥窗的拉門外,透明塑膠簾幕內總坐著下班到此小酌的上班族,或是三五好友在此聚餐聊天。居酒屋是我們印象中帶有鮮明日本符號的東西。

在Izakaya喝酒吃點小菜聊天真是愉快。大家窩在小小的位置,你一言我一句,三三兩兩各自成話局,或有不同交集,並不時自然大風吹變換集合,或大家一起聽著某人而哄堂大笑。

喝飽吃足,每個人帶著微醺,穿過居酒屋的門簾而出,沿著西条通往回走,拐進小巷。儘管兩側建築已是水泥樓房,地上則是柏油瀝青,但是巷道街幅,法令限制之樓高上限,以及未曾更動的平安京路街格局,使得空間上仍有古風想像。

我們夾雜日華英三種語言,細語交談。氤氳的街燈散發微弱的白光,耳際是依稀的雨聲,六人淋著細雨走在寧靜的巷道,地上的影子被雨水打糊,話語也變的稀遠。也許是酒精使然,也許是古都夜雨的氛圍使然,感覺眼前街景變的模糊,意識有些飄然恍惚。

這是此次旅行印象最深刻的古都夜晚。

me, Clay, Phillip, Nick, Mark, LinTing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