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時寫下的文字,心情仍然會一陣激動。當時到底是處在什麼樣的心情,而能寫下這樣的東西呢?

「2011年的秋天,我進行了一趟為期三個月的旅程,從俄羅斯聖彼得堡到中國廈門,搭上中遠之星客輪回到台灣……」

對許多人而言,這樣的一段陳述,是只能存在於年少的心中的豪語,並隨著遠去的青春而消逝的夢想。但是,在我心中-這場旅行的當事者,這句陳述背後的意涵,遠遠超過文字所能傳達的,唯一能確知的是,對我而言,那不是一種僅僅只能被拿來炫耀說嘴的經歷。我不否認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人生中這樣一次的旅行,如果只是拿來在話局中對著一雙雙期待的眼神,用自滿的神情去描述那時那地,「我在那裡」的事實,我感到我分享的僅僅只是那段心情的萬中之一……

感動、激動、深沉的心情,是千言萬語都無法傳達的,儘管我偶爾仍想要在文字之中重現,但我明白我是在沙漏流洩的回憶之中,挑些隻字片語、浮光掠影,作為時光旅行的引導,回到那時的天空、雪地、高山、教堂……以及靜默無語的夜車、再不相見的道別。偶爾會在日常風景中突然發現似曾相識的景深,湧上心頭的回憶使自己頓時與週遭隔離開來,對比於旁人所談論的日常話題,我對於自己竟然曾經進行過這樣的旅程不敢置信。要是我胡亂插話:「撒馬爾罕的清真寺,我印象深刻」,眾人想必得先詢問:「那是什麼?」更遑論我真正想説的是,我那天亂走迷路在老城區,就為去一個破敗荒廢的清真寺的心情。

幸好當時沒有屈服於退卻的惰性,順應了內心出走的渴望,走上絲路的願望是從什麼時候具體成行的已不可考,重點是當這份渴望已經化為再難壓抑的衝動時,我選擇踏上旅途。因為很久之後的後來,我意識到,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可能再也不會去做。

如果當時退卻了,如今的自己必然也成了帶著哀傷眼神的人群之一,哀傷自己清楚的意識到,關於壯遊,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最衝動的心情,熱情一旦隨著時間而冷卻,義無反顧的決心可能就越走越遠,再不停留了。

我對當時的行動感到驕傲。這份回憶是自己選擇去旅行而得到的。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如此充實如此感動的記憶呢?雖不敢說上刻苦,但銘心卻是毫無懷疑的。因為踏上旅程,如今才能無悔的覺得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自己那份衝動。如果無法回應自己那份「非如此不可」的決心,那麼日後就必須面臨「要是那時我能……」的遺憾,而總是只能說「我也曾經想要……」這種無奈的話語了。


2012/02/29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