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
抵達希瓦之後,就一直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往西邊走,
到荒涼的努庫斯去
那是Karakalpakstan的首府,
但卻是一個荒涼的城市。

一直到今天早上,我都還在搖擺不定,
本來昨天晚上決定要直接回去的,
一早卻又開始猶豫,
最後,可能是基於「想要去更遙遠的地方」
的強烈動機主導吧,
到烏爾根奇後,搭上了前往努庫斯的share taxi。
車子走在沙漠中的道路,
兩旁的景觀是真正荒涼的景象。
一段上坡之後,
在上坡的盡頭後,
開始下坡時,
如戲劇揭幕般,看見的是一望無際荒涼的大地。
並且路過幾個廢棄千年的碉堡,
那是曾經在花剌子模這塊土地駐足的人留下的遺跡。

Nukus是Karakalpakstan共和國的首府,
這個國家是烏茲別克的一個屬國。
語言種族和烏茲別克不相同。
這是一個荒涼貧窮的國家,
人口外移嚴重,必須靠烏茲別克首府塔什干的補助過活,
這個城市是近乎被遺棄的偏遠小城,
有種特別的氣息,
到這裡通常有兩個目的,
第一是繼續前往Moynaq漁村,
過去曾經是裡海邊上一個繁榮的小村,
隨著蘇聯時代對裡海的過度引水灌溉棉花田,
裡海的海岸線退縮不知幾百里,
使得Moynaq也離開了海岸線,
成為一個近乎被廢棄的漁村,
會來這裡的都是對荒涼有特殊愛好的背包客,
為的就是站在乾枯的湖床上,
看著被廢棄的舊漁船
像屍體一樣,風化乾枯,
我並沒有去Moynaq。

第二個就是參觀Nukus市內的Savitsky Karakalpakstan 藝術博物館,
Savitsky的貢獻在於,
在意識形態被箝制的舊蘇聯時代,
他帶來了許多二十世紀初被禁絕的畫作、雕塑等藝術品,
在Nukus這個窮鄉僻壤中,
這些碩果僅存的藝術作品得以保存,
禮失求諸野
近似這個意思吧。


下了車,稍微問了一下路,
便先背著大背包往博物館走去。
接近博物館時,又問了路過三個小朋友,
年紀應該是十五歲左右的青少年,
這裡的人種並非烏茲別克族,
而是近似於哈薩克族。
且這是偏遠小城,
加上我是漢族,這三個人對我顯然十分好奇,
用簡單的英語告訴我方向後,
我便朝博物館走去,
但是,這三個小朋友改變了原本的方向,
跟在我的後頭,
竊竊私語,且不斷竊笑,
雖還不至於惡劣,
但是讓人頗為不爽,
我就刻意停下來,
叫他們可以回家了,
並走在他們後頭。

Nukus這樣的荒涼小城,
有什麼可以吸引人的?
也只有我們這種帶有某種偏執的的背包客才會來的吧。
Savitsky博物館,
想必也看過了不少我們這種人,
我想,
他們必也是帶著相知相惜的熱忱的吧。
一開始確實給我這樣的感覺,
熱心的告訴我住宿資訊,
由於我沒能確定旅館的方位,
她強調了好幾次,就在博物館後方,很好找的。

然後我就寄包買票,欣賞裡面畫作了。
坦白講,對於我而言,
總是在可遇不可求的心情之下,
享受欣賞藝術品
而此刻的我就不是處在那樣的心情,
因此就看的蠻索然無味的了
這也是原本之所以猶豫的原因。
在博物館還遇到了,
在撒馬爾罕的前兩天還同住Bahodir的英國男和法國女,
還是一樣的維持著不冷不熱的距離,
寒喧幾句就各逛各的了。

逛到大概三分之二時,
先前熱心告訴我資訊的一位前台工作人員阿姨上來找我,
說等一下可以帶我到那家旅舍,
我感激她的熱心。

當我要離開取包時,
她過來說了一樣的事情,
我說很感謝。
但是接下來她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是我對烏茲別克印象轉趨惡劣的轉戾點,
她說,我要支付她費用。


我愣了一下
然後拉下臉說:No, not necessary, thx.


這簡直比漫天開價的計程車司機,
或是試圖欺騙的奸商,
還要令我憤怒!
因為,這說明著,
在一開始,也許她是真心想幫助我的,
但是接下來,她意識到了我是一個來自外國的背包客,
我的經濟能力或許不差,
至少可以支付一點小差費用
所以,她才會之後想要從我身上,
賺取這個「帶領費」
而那家旅館,不是如他所說的,
就在博物館背後,
非常好找嗎?
這麼簡單的事情,
卻還要從我身上榨錢嗎?

Savitsky幹了一件值得驕傲,令人敬佩的事情,
也讓Nukus這個窮鄉僻壤因為他的貢獻而發光,
身為這座博物館的員工,
難道不應該抱持著等高的驕傲嗎?
這樣子的行徑,
和那些像蚊子一樣,耳邊嗡嗡叫只想榨你錢的計程車司機,
不是同一個水平了嗎?
難以形容我的憤怒,
我最終會原諒那些計程車司機,
因為他們就是那個水平,
但我到現在還難以平息對這位女士的憤怒,
因為她不配這座博物館,
無恥的她。

背上我的背包,一走出博物館大門,
前方廣場不遠處突然爆出一陣哄笑,
我瞇眼一看,不就是那三個青少年嗎?
看來他們是閒著沒事幹吧。
接著,我往博物館後方走,
他們便走了過來,
我刻意在一個稍稍離開視野的地方停下,
他們一接近,才發覺我停著,
就這麼相遇了,
我也沒說話,就等他們繼續走,
然後,轉身朝反方向而去。

我不住那家旅館也是可以的,
便往hotel nukus走去,
果不期然,三個小子又遠遠的跟在後方,
像蒼蠅一樣,
我想他們是在尋我開心,
一開始我正前往博物館時,
他們在我身後,
我有聽見拿手機出來照相的聲音,
也許他們是要伺機照下我的正面,
一個東方臉孔背著大背包,
他們覺得很好奇很新鮮的模樣。
當然,我是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加上這時被剛剛博物館氣到,
這時正不爽著。

我在轉角後,
拐進街區一個空地,坐下來抽起煙,
等著他們,
他們跟著轉角過來,
正好跟我正面相對,
我就坐在那邊抽煙,等著看他們玩什麼把戲。
他們又只能繼續前行,
因為如果他們也停下來,
就尷尬了。
他們走過頭去,
躲在牆腳後頭,
不時跳出來看看我的動靜,
我慢條斯理的抽著煙對著他們方向瞧,
打算要欺負弱小一番,
等著把三個青少年抓進來揍一頓。

後來,三人可能說好,
派其中一人假意要買東西,
裝作若無其事的走過我前方的牆頭,
我就隔著二十米左右的空地瞧著他看。
抽完煙,他們也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我就繼續走往hotel nukus。
就沒看見他們了。

走到hotel nukus,
前台說不能接待外國人,
因為他們的license過期了!
靠!豈有此理?
這個城市打算自暴自棄就是了,
連外國人跑來消費都給拒絕,
前台說我可去hotel tashkent問問看
“but I believe their license expire too”她說
所以這兩家lonely planet上有載的旅館,
如今都不能接待外國人就對了。

但是她說另一家位於博物館後方的旅館,
應該可以接待。
然而,我不想再往回走,
那個令我厭惡的地方,
且說不定又不期而遇死青少年,
幹她媽的。
這真是一個他媽的爛城市

這時大約下午五點,
時間還來的及,
當下決定走回今天下車的交通集散地,
搭上合租車返回希瓦

大概兩小時後到達烏爾根奇,
換車前往希瓦,如前所說,行情約3000som
再過大約一小時
抵達希瓦,
天已經黑了。
我掏錢包付錢,
原本還覺得印象普通的司機,
剛才還跟同車旅客打屁說笑,
突然伸三根手指說
“no….THREE DALLARS”
!!!!

媽的火了
就很大聲的說
NO! IT’S THREE THOUSANDS!!!
忘記有沒有罵fuck了
但是反應之大已經準備要幹架就對了
司機摸摸鼻子的尷尬笑笑
don’t try to cheat me
我繼續講話大聲


雖然Lali B&B還不算差,
但是卻稱不上喜歡,尤其前一天晚上的晚餐,
我已經說好時間,
但卻遲了將近一小時,
是因為只剩我一人所以就隨便了是吧?

因此現在打算到古城裡找家B&B住,
結果又遇到英國男跟法國女,
還是一樣寒喧兩句就各走各的。
去找FB上問莫斯科認識的Alex入住過的Ghanijon-Afandi B&B,
一片漆黑,旁邊的住戶會說英語的大叔說,
Afandi close了,瓦斯管線有點問題。
看來2006年LP上說這家正在整修,
如今還是不甚穩定。

就到不遠的,已經作好幾年,背包客評價不壞的Otabek住,
女兒說的英語很流利,
但是整體給我種被市儈化的感受,
許多被LP推薦過的旅舍都有這種現象,
失去了往日的樸實。
但是不管怎樣,只住一晚,還ok啦。

最便宜的多人間原本只有我,
後來入住一位英語流利的烏茲別克人,
是位導遊,正帶了一個團。

雖然一開始因為可以用英文聊天感到有點高興,
但是隨即就發現不大對盤而想要逃離。
在我拿出電腦之後,
幾乎快要演變成不爽的情緒

他靠近過來
詢問關於我的小筆電的一些問題
我還算是樂於回答些基本問題
包括價格、重量、以及電池續航力等等,
接著,他就說想要和我買,
雖然他說的沒有錯,
我可以賣給他一個好價錢
足以讓我回台灣買一台更新更好的
但這是情感問題
不只是金錢問題
哪怕把所有存放在裡頭的照片和日記
都備分下來,
也無法複製這些日子以來一同伴隨著的記憶
他說在這裡買一台新的
大約是兩倍以上的價格
反正我也要回去了
………
很煩……
到後來的話局我都是隨便扯個理由蒙混過去
不想再讓他知道更多訊息
剛剛拿出電腦前就猶豫了一下
這些3C產品,尤其這台Aspirepne的紅色外殼頗為顯眼,
看來讓他們起了欣羨之意吧


之後他就拿他的flash卡,說要copy些我的照片或者些其他東西,
我實在不知道此舉用意是什麼,
因為我的照片這麼多,
我是要從何挑起啊?
再說,除了照片吧,
還有什麼是他會想知道的啊?
簡單說來,就是對於他人隱私的尺度,
讓我感覺越了界了吧
隨便挑幾張無關痛癢的照片
複製給他
趕緊把他打發掉

剛剛提到的
Ryu桑複製給我的漫畫以及電影
他也說要分享
而且還明說要跟我copy 動作片
馬的
當下覺得超基歪的,
感覺很噁心,
也不是不行啦
但是就給人一種
很無恥的感覺
而不是像其他同性朋友那樣
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反而是種赤裸的貪婪

我才沒那個時間copy給他咧
就跟他說我看完就刪了
他還說我騙他
幹,當然是騙,要不然要當面給他難堪啊?
其實我也已經讓他有點難堪了啦
包括他找我抽煙我不抽
他要給我零食我不吃
可是他媽的那些零時我是真的不想吃啦
難道要我明說嗎?

旅社問我們明天幾點吃早餐時,
我就可以說了個比他晚一小時的時間,

隔天,他醒來後,就去吃早餐,
其實我也醒來了,我就裝睡,
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我才醒來,
感覺他還有點假意的說:”do u wake up?”

覺得這些人是給你臉不要臉,
要逼我翻臉就是了
吃完早餐,
包包收一收就趕緊閃了
原本還擔心插在充電器上的mp3 player會被幹走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