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受到記憶的折磨,指的就是像我這種,將過去的記憶過於重視的人,才會有的。說是重視,好像也不是很精確的字眼,因為,有些痛苦的事情,我是想要遺忘的。然而,就是因為不是那種說遺忘就能輕易遺忘的人,才感覺到如此痛苦的吧。為什麼不能輕易遺忘?就是因為對於「記憶」這個東西,有著超乎一般人的執著。就是一開始所說的重視的原因。

人類是有記憶的動物,這裡說的記憶並不是指本能性的,制約性的記憶,那些在其他動物上也可以看到。這裡的記憶指的是由自我意識控制的,自由提取的記憶。因為有這些記憶,人有了先後順序的感覺,而有時間概念,接著就是在時間的長流之中,開始內省過去的一切和現在的種種。最大的悲傷莫過於,過去的再也不會回來了。於是人產生了懊悔。我們可以樂觀的相信未來會有機會彌補這份遺憾,但即使那樣珍貴的時機來臨,也絕對不是過去那個懊悔發生時刻的事件了。而性格導致的悲劇便是:我們很可能重蹈覆轍。

「絕對不會再回來了」便成了立在昨日的巨石,不可動搖。要是人仔細去思索這句話的涵義,便會感受到那巨大的恐懼。

回憶有許多悲傷的故事,像蟲子般從記憶的被褥裡鑽出來,啃食著你的現在,這些卻又怎麼說呢?應該是說,悲傷的當下,便是從過去的懊悔中滋生侵入現在的時空的吧。仔細想想,想著「絕對回不來了」因而感到悲傷與恐懼,事實上不就是預先承認了那些「過去」其實都還「現在」嗎?

如此說來,像我這種總深困陷於記憶的人,其實從來就沒有走出記憶的封印,永遠都活在過去吧。可以說我是個不活在當下的人,是個死去的人吧。

我的人生,就是一直在掙扎著從那被稱為「過去」的幽暗晦明的深穴中,爬出甬道迎接真實世界的過程吧。

2010/11/15 Milstein in 喀什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