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離了冷峻的外表,消去那些世故圓滑的應對話語,直指本質的事實是,我終究還是活在愛情裡的人。

被文字引發的激動情感,落入迷離影像的幻夢;腦子裡百轉千迴,揮之不去的總是共同的影子。我翻閱過去寫的書信,除了文筆生澀,內涵和現在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要內心感覺到愛情,便瞬間墮入更加孤立而自我的世界。既是天堂也是地獄,因為所有的情緒都維繫在一個人的身上。

我如此輕易的將自己的主體性雙手奉上,給另一個我一點也不熟悉,並對此事毫無所覺的人。這無疑嚴重違反我的哲學,但卻被易如反掌的實現,我的自我僅剩最後一個關卡,維持最後一個姿態,不讓幼稚孩子氣的自我從遙遠的潛意識中被喚醒而掌控大局,將自己的一廂情願怪罪他人,這樣子的愛情很不好看。我務求保持優雅的姿態,以使心中的愛情猶能美好,這勉強不自相背反的信條,是後天演化出的另一個我,奮力的抑制住情緒,封印過去那個熱情過剩的燒死一切的我-那頭野獸。

我也知道,我會暫且忘卻痛苦的可能,置身事外的看著這個單純快樂的自己:當我和她多說了一句話,多見了一次面,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的信,捧著借來的舊書,我無法壓抑那份快樂,並將這份快樂告訴週遭我的好友,讓他們看著我一個傻子,自得其樂的傻笑著。我腦子裡的線路簡化到只有一個邏輯:因為她而快樂。她變成了我所有的世界。我享受這份因愛而傻的快樂。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