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無神論者,至少是個不可知論者。
我是個入世的人。

生、老、病、死、
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
這些真正的大苦,反而因為它的巨大,
而可以用宏大的觀念去處理。
我們遭遇這些痛苦時,
因為關乎哲學問題,而還能有大智慧者的解答得以使用。
(先不論是否可以跨越悲傷的藩籬)


人世之苦,泰半來自敏感的感知性,這是悲劇的起源。
即便看穿因果,並不意味就能放下執念,這就是悲劇的過程,
人常說「最大的敵人往往是自己」,就是這層涵義。
因為如果痛苦來自於外在,那還尚可奮鬥去除這個原因。
往往最難跨越的在於自己,自己知道自己的軟弱、不安,
這些造成的執念、固執,對自己以及他人造成了傷害。
明明知道,卻總難跨過,一次次的爭鬥消耗了生命的能量。
要成為尼采的超人,在這裡就必須拿出過人的意志力。

佛教要人放下執念,擺脫痛苦,達到涅盤。
我並不是很接受這種寄託於來世的觀念做為信仰。
似乎有種逃避現世的成分。
(因為人生最終都要面臨生老病死…這些大苦,因此小苦就可以輕易跨過嗎?)

我仍停留在人世,在一次次的懷疑/再確信中,告訴自己:
前進,再往前進!
更快樂,要在更好!

人世之中的痛苦,往往來自於執念。
前提是:已經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許多人選擇任其偏執的蔓延,
情緒肆無忌憚的亂射,
變成一個偏執、難以捉摸的怪人。
如我的父親這類人。

而我的問題在於:
如果我其實知道,問題不在於她人,
而在於自己的不安。
而如果我放任自己的執念,
那不管對方怎麼解釋,
心裡認定了預設的結論,
那這個愛就開始被自己污染了。

放下
放下執念

說來容易,實現起來如此困難。
若能實現十中有一,就已經是大智慧者


本來,我在心上寫下的天字第一號規則是
「控制」,
情緒要控制,以免流彈四射,傷人傷己。
如今我發現這還不夠。
因為被控制的是情緒,
避免因為情緒而擦槍走火
用那種令人受傷的不耐煩語氣

但是執念仍在。
放不下執念,
這樣的意識型態之下所說的話語,
本身便還是個傷害

--------

關於工作
我發現我的執念在於
我看不慣像個笨蛋一樣的做事
但是換個角度想,
除了自己,誰覺得自己是笨蛋呢?
人人都知道這個體制運作出了問題
自己並不能去改變這個體制
甚至,我自己都很可疑的是,
平常都喜歡置身事外,
下班就跑掉,
讀自己的書,看自己喜歡的電影,
打自己的籃球,
這樣的我,
本來就對「體制」不感興趣,
本來就是獨善其身的個體,
對「體制」不感興趣

如今,又為什麼要跟它過不去呢?

第二,如果不是自己的問題,
他人也不至於來跟我過不去,
退一步想,

公務員心態,不就是正合我意嗎???
我本來就是要個穩定收入,
以成就我自己的業餘愛好的啊?

「跟錢過不去的人是笨蛋」

這是我二姊的一句名言

再退一步想,
假設想要自由自在的去旅行的夢想如此強烈,
它也絕不會是要再「今天」就得決定的事情。

至少到明年二月前,繼續待在這裡工作,
是無庸置疑的。
既然如此,現在,此刻,
一直靠杯來抱怨去,
一點意義也沒有
因為我不可能,我也不想明天就quit。


-------

許多事情,換個角度想,就都變的沒啥大不了的了。
放下執念,既是困難,卻又似乎簡單。

因此,在我內心裡的哲學機器的邏輯規則,應當再加以補充

「控制」情緒 AND 「放下」執念

先控制情緒,才能理清頭緒,
如果問題真的來自別人的惡意,
如上個月的羽球社事件,那自有因應之道。
如果問題來自執念,
如「(偏執的)覺得自己要被拋棄」,
那就要努力去放下執念。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