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1

大年初一和好友文約出來聊了幾個小時,一些東西在彼此暢快淋漓的激盪之下又變的更為清晰。文和我這幾年的遭遇與想法最為相近。八年前大學畢業時是我們最慘的時候,從那個時間點開始我們有了極大的變化,而演變成了今日的自己。因此,在邁向三十歲的二零一零年,已經演變成了的今日的自己,希望能將過去的一點粗淺的想法盡可能的整理並系統化的寫下來,作為一份對自己交代的期中報告。


並非更早先的經歷對自己沒有任何影響,更不能排除是否牽涉到的並非經驗而是本質上DNA使然,只不過更過去的經歷相對於這八年,更像是摸索與嘗試,錯誤並且自懲,並沒形成一相對穩固的體系,以致脆弱痛苦的頻率遠較現在為多,而處理這些的機制也相形拙劣和無效,而最終也都可歸入下面將要提到的體系之中。約略劃分的話,零歲到十三歲,是記憶存進潛意識中形成性格時期;十三歲到二十二歲,有了強烈自覺以及強烈衝突的時期;二十二歲至今,強烈衝突之後的療傷與整理時期。


不敢說之後的自己將會對現在這番整理有多少嘲笑,就如同現在我看了自己十七歲的日記時之不忍卒睹,但是至少能夠知道現在的自己比過去的自己要完整,這是絕對能確定的事實。


伏爾泰說:「沒有所謂命運這回事,一切無非是考驗、懲罰、或補償。」這描述出了我眼中的世界觀:我並不相信人的誕生之初始是有意義的,人被從空無中拋進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是完全客觀的存在,等待著這位初生嬰孩的是一個冷峻、空無、混亂的殘酷世界。


哪怕是被他人認為最最幸福的人,一輩子都不用遭遇他人會遭遇的痛苦:求學、考試、求職、戀愛……最終他必定仍要面臨一個終極的痛苦:死亡。因此我們可以斷言,沒有一個人是不痛苦的。在這邊我先排除掉從未自覺的人──從未意識到自我存在的人,死亡有如動物一樣,毫無價值,故而並無討論的必要。就如同我們不會花時間去談論動物的生命哲學一樣。(在此假設動物是沒有自我意識的)


不論是在甚麼時間點,當一個人赫然發現自己竟然是如此孤獨的活著時──沒有任何人了解自己,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描述自己,他感到荒謬,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著,感到怪異,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然後趕到懼怕,懼怕這個荒謬,這個無意義的自己的存在為何物──他開始從一個動物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類。


這就是一切的起點。


三十而立之年的自己的淺薄經歷中理出來的,便只是以下三件東西:


自覺

選擇

勇氣



(待續)


02/18/2010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