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8
杭州青年旅舍

吃完了滿足的一頓後,南京室友的落腳處還是得解決。明堂青年旅舍那裡確定是沒有床位了,不過江南驛則有。我們從河坊街往西走,也就是往西湖的方向。到了南山路口後,我要右轉往錢王祠方向回旅舍,她則要往左轉,往南岸走。於是我便和他們三人道別了。我和蕭山朋友握手道別,和南京室友則就這麼匆匆別過。

和離開西安七賢青年旅舍,獨自往火車站前進時一樣,突然又回到一個人的狀態。

南山路這一帶的感覺有點特別,沿路很多洋房,有些似乎是民初的老房子,其中許多改成酒吧、咖啡店、歐式餐廳等等,外頭告示的牌價已是和台北東區高級餐廳相差不遠,裡頭許多外國遊客。整條街實在不像是背包客消費能力所及的地方。

作為老青旅且又是距離西湖最近的一間,房客總是絡繹不絕。我排著隊等著要付今晚的房錢,回頭便和一個說是第一次來住青年旅舍的女生(大姊?)聊了起來,她們是兩人同行,另一個朋友在前台check-in中。結果我前面那個老外check-in好了,服務員喊了我,但我面向後方聊著天沒注意到,前台服務小妹稍稍提高了音量再喊:「先生!」我乍然初醒地蹦過去填單子付錢,旁邊的人在偷笑。

祝她們玩的愉快。我便回房了。藝術家室友不在,我獨自坐在床上把杜甫的五城拿出來翻。從往西安的T164火車上就開始看,不難看,但我覺得這本書太淡了,淡的幾乎沒有味道可言。寫實主義是說作者避免參入自己的偏見的一種精神,讓事件忠實的被傳達給讀者。但是如果事件本身平凡無奇,就讓人不大知道作者平鋪直述這些的用意了。作者端起一杯熱湯請讀者喝,自己不會再加油添醋,讓我們自己體會它的味道,這是寫實主義。但是你倒一杯白開水給我的用意是什麼呢?

我想因為他是歷史+地理+火車吧。如果抽掉了火車,這本書就淡的無味了。但是在現在這個背包客到處跑的年代,中國火車旅行已經不是那麼新鮮的情況下,這本書的吸引力,至少是對我的吸引力,就變的很小了。

吃完麵包,我又到外頭去走走。出旅舍右轉,穿過小徑就是西湖。夜晚西湖的遊客還是不少,許多人沿著湖岸慢跑著。我站在湖畔看著對岸星火發著呆。站了一會兒後就往回走。

來了一個新室友。是西南交大建築系的同學,他們的專題需要實地考察,他好像是作景區規劃的。這回跑了好幾個江南水鄉古鎮。一說到古鎮,馬上話題就熱絡起來。這次旅行,我原本計畫杭州的下一站是西塘,停留一晚後再繼續東行到上海。但是這樣一來得從其他地方減一天來用,行程切的太碎,因而放棄。

「聽說這些水鄉古鎮,看到後來很容易審美疲勞,你這樣接連看這麼多,不會覺得很累嗎?」

他說有的水鄉是看過就好,有的則會可以細細品味,而這些可以細細品味的,就有很多可以看的了。當中是有很多差異的。

一聽就是專業。完全激起了我的興趣,我問:「那這些差異到底是差異在什麼地方啊?」

他好像也興頭來了,稍稍整了音調說:「這個呢,可以分成兩個層面來說,一個就是它的外在部份,就是你看那些窗子雕花啊,橋上的裝飾石刻啊,門上的擺飾啊,他作的好不好看,手工細不細緻;另一個就是說它的精神方面,就是這個裝飾背後的意義,反映甚麼當地的民俗,這個部份每個古鎮有每個古鎮的特色。或者是這些東西的實際應用,它為什麼要做成這個樣子,要擺在這兒呢,都是有意義的。像這個精神方面的,就很多可以欣賞的了」「有幾個古鎮呢,是後來新修的,那些外在可能第一眼看了很漂亮,但是仔細去看呢,就有點空虛了,因為都是為了景觀目的而不是實際目的」「不過比如像西塘還是很值得去的,他歷史是少了一點,但是那個有個河岸的一條走的地方……」

「煙雨長廊?」

「好像是叫這個名字吧。就是說有個實際應用目的,而不只是擺著好看的,所以看過去就會比較有感覺。像那些新修的,會把走廊的寬度加寬,屋子的高度,屋簷的延伸等等也不盡然和古代一樣,有的河面用了造影燈,這些細節,其實就讓古鎮失去了該有的味道。」

(其實我已經忘記他的語調的細節,但關於內容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聽的津津有味,果然跟專業人士聊天就會有非常大的收穫。這又跟閱讀大不相同,用說的總是比死板的文字要生動活潑許多。越說越覺得這次旅行沒去一下水鄉很可惜。

後來就是興高采烈閒扯亂聊了。後來另一個新室友,一個來普考的浙江大姊也進來,邊整理行李邊不時的插個幾句話。

我:「我這次還沒坐過硬座,聽說人擠人時,連三人座位底下的空間都有人在睡覺。」

我:「你有睡過嗎?」

室友:「其實當擠到一個不行的時候,那個地方還蠻不錯的。」

我:「不可能吧?那你臉邊不就是其他人的臭腳丫了嗎?」

我:「那不是地上一堆灰塵?髒東西了嗎?」

室友:「會先清一清」

室友:「我也只躺過一次而已」

………

室友:「我搭過最擠的一次,是從廣州(?)搭回成都,搭了三十個小時的硬座。那真的是擠到不行,你可以站著不用扶東西,睡著了也不會倒。

室友:「我有個同學搭過從廣州搭到烏魯木齊的,搭了五十個小時硬座」

我:「靠!五十個小時!」

「那已經不是屁股痛不痛的問題了吧?!而是……
他的屁股還在不在的問題吧?

「MD,應該已經沒感覺,麻痺了吧?五十個小時耶!人類能忍受嗎?」

後來又聊到我這回觀察到,台灣綜藝節目流行歌真是全面攻佔大陸了,說前幾年去內蒙時,記得在骯髒小巴上一直放著很冏的mv,唱著莫名奇妙的流行歌,這回都沒聽見了。奇怪,中國怎麼不保護一下本土歌手啊?之前在南京青旅那位醫師,連蔡明亮侯孝賢都看過,戀戀風塵、風櫃來的人、悲情城市,有沒有搞錯啊?連這都看。甚至什麼俠女(雖然是香港胡金銓拍的),龍門客棧,大醉俠,什麼古早的電影都看過。從小眾到大眾,中國都有人在看,所以真可以說是全面攻占了。真不曉得中國官方有什麼看法。

浙江大姊:「這裡官方都沒在管的。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概他們自己也愛看康熙來了吧」

我「對了,上次還看到甚麼腦白精的廣告,怎麼這次沒看到了?」

浙江大姊和湖北同學一陣嘩然!

「哇塞你也知道腦白精?!」

之前在呼何浩特的旅社裡,電視拼命播送「孝敬爸媽,腦~白~精」「孝敬爸媽,腦~白~精」(不知何故一直重複)內容就是三個玩偶在那邊晃呀晃:「孝敬爸媽」,突然向左轉跳走(要配合節奏)「腦~白~精」

不知所謂……

然後repeat……

浙江大姊:「腦白精廣告會讓你覺得好像電視壞掉,還是自己腦子壞掉了,很白痴的廣告。」

西南交大同學:「我記得我小時候在湖北家裡就看過腦白精廣告,小時後沒什麼感覺,可是等到我到四川念大學,過了好多年,有天回老家看電視,竟然還是一模一樣的廣告!」「你就知道腦白精有多古老了。」(用文字很難表達那個他湖北腔調講這段話的語氣,超妙,總之他就是對腦白精感到不可思議就是了)

「過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就收腦白精,腦~白~精」西南交大室友模仿了一段。

(那句腦~白~精一直repeat個幾次後,超想一拳貓下去的)

我:「我記得網路上還看到一個……十二生肖的……什麼『今年是鼠年,鼠鼠鼠……』重複十二次,一直到『豬豬豬』,然後不知道他在幹嘛……」

又是一陣嘩然……看來這個廣告也是很有名……和元祥

這時藝術家室友回來了。見房內氣氛熱絡「聊什麼這麼開心啊?」

後來他一邊整理一邊聽我們聊的鬧哄哄的,靜靜的說了:「這個叫做,疲勞轟炸法,這個在廣告策略上是很有名的。」

(貌似專業,其實藝術家室友也很有幽默感啊!)


我:「但是,這麼爛的廣告卻能夠存在這麼久,一定有它的道理的」

我:「中國人口那麼多,也許它吸引到人的百分比很少,但是乘以人口數,那還是相當可觀吧」

西南交大室友:「沒辦法,中國人實在是太多了~~」

(其實後來聊蠻多很機車好笑的話題)

室友:「你看滿清入關,到後來自己整個都消失不見了」

「中國就是人太多了,雖然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但是數量大到一個程度之後,這最原始的力量還是很可怕的啊」

「再說生育率,現在歐美生育率是越來越低,就算中國也給他降低出生率吧,但是乘以總人口數,靠,還是很驚人啊!」

「這真是嚴肅的問題,一個不小心,我看全地球都要被你們中國人給佔領了
一個混血兒一混,歐美血統就剩下二分之一,再一混就剩四分之一了,真的蠻可怕的啊!就跟滿清一樣,整個沒有了」

反正就是閒扯亂聊…….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skyfire
  • 好一陣子沒來你的部落格看看
    這次一下子把這30篇的中國遊記看完,相當過癮。

    很羨慕你這種「容易交朋友」的能力(對我來講這已經算是一種技能了)
    不論這些朋友將來會不會繼續聯絡,總是為這段旅程增加了很多精彩的部分

    不過我還是先「開始」旅行吧!
    規劃了許久,老是因為沒時間、沒錢而打住,這樣永遠也無法開始旅行。